设置

关灯

第2章 根深蒂固

    第2章 根深蒂固

    温言不敢反抗,这样的戏码,在过去,已经上演了无数遍。

    “少爷,该吃饭了。”林管家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,这对温言来说,简直是天籁!

    林管家为穆家卖命几十年,是看着穆霆琛长大的,他在穆霆琛面前,也有些份量。

    穆霆琛把手从温言胸口挪开,懒散的应了一声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温言打开门,逃也似的离开,脑子里还盘旋着他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再过半个月,你就十八了吧?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她心里久久无法平静,十八岁意味着什么?她很清楚。

    饭后穆霆琛出门了,温言松了口气,在杂物间的小床上进入了梦乡,这个杂物间,她已经住了十年,穆宅,是她第二个意义上的‘家’。

    这一夜,她睡得不怎么安稳,她在梦里一遍遍的问父亲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他们说的都是真相吗?”回应她的,只有父亲临上飞机前的笑容和背影。

    那一场空难,穆家的私人飞机上17个人无一生还,穆霆琛的父母亦在其中。

    媒体大肆报道是机长操作不当引发的事故,也有传言是机长起飞前违规饮酒。

    温言的父亲温志远作为穆家的私人机长,即便也死于那场空难,还是成为了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梦到最后,是穆霆琛把她带回家,所有人都不理解他为什么收养罪人的女儿。

    八岁的她,牵着穆霆琛的手,被带进穆家。那时候,她天真的以为,她是孤儿,他也是,或许这真的是他的善意。

    但在大门关上的那一刻,她的手被甩开,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眼中是极寒:“你父亲死了,他的罪,你来赎。”

    十八岁的他,身上笼罩的恨意几乎要将她吞噬,那一刻,她深深的明白,他是来‘讨债’的……

    一夜梦魇,醒来时天已经亮了,温言抚了抚有些发烫的额头,透过杂物间的小窗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,淡淡一笑:“下雪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言言,多穿点,今天要降雪,很冷的,你那小身板可别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刘妈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她,这十年,不管春夏秋冬,只要她醒来,总会叮嘱几句。

    她应了一声,穿上了唯一一件大衣御寒,出门时,刘妈见到她,不禁鼻尖一酸:“言言……你问少爷拿点钱吧,添几件衣服,你这衣服都穿了几年了,女孩子这个年纪正是花钱的时候,你看你……”

    温言固执的摇摇头,迎着风雪骑上了那辆快散架的单车。

    穆霆琛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施舍给她任何东西,包括钱财。要施舍,也只能是他给的。

    从八岁开始,她想要什么,总会极尽所能的讨好他,他不允许她叫他哥哥,所以她一遍遍的叫着穆霆琛,穆霆琛……以至于后来,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了汽车鸣笛的声音,她尽量靠边行驶,在一辆黑色劳斯莱斯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,透过半开的车窗,她对上了穆霆琛的视线,目光浅浅交错之后,车渐远。

    突然,车在前方停了下来,她下意识的跟着停下,单脚撑地,双手扶着单车,静静的等待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