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808章 不会同意离婚

    絮茹铃瞪了她一眼,也跟着走进了电梯,等电梯门关上,絮茹铃幽幽的说道:“你知道穆总为什么要收养你吗?因为他母亲害死了你父亲,仅此而已,他只是善良的不想让你沦为街头的乞丐而已。他养了你这么多年,也不欠你的了。这事儿,你还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温言瞳孔骤然放大,猛地转过身一把揪住了絮茹铃的衣襟:“你说什么?!谁告诉你的?!”

    絮茹铃先是一阵惊慌,随即想到没有旁人,便一把将温言推开了:“你果然不知道吗?昨晚他跟敬少卿在酒吧的时候说的,被我不小心听到了。听说当年的空难是你父亲酒后驾驶穆家的私人飞机造成的事故,现在看来,是有隐情的嘛。你现在知道真相了,还会跟害死你父亲的仇人的儿子在一起吗?我劝你趁早离开他,不然膈应一辈子也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温言没理睬絮茹铃说的话,急忙摁了电梯最近的楼层,等电梯门打开,她发了疯似的冲了出去,爬完几层楼梯重新站在穆霆琛的办公室门口,她已经累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原来空难的事跟他无关,原来都是他母亲做的……

    他为什么一直自己扛下来什么都不肯说?!为什么要让她认为一切都是他做的?!

    她还记得奶奶在世的时候说过,她知道的奶奶知道,她不知道的,奶奶也知道,穆霆琛把什么都告诉她奶奶了,唯独没有告诉她。后来敬少卿也透露过一些,看起来敬少卿应该也是知情的,就只有她被蒙在鼓里!

    戴维有些担忧的看着她,问道:“太太……你怎么了这是?”人不是走了么?又突然从楼梯口冲出来,吓了他一大跳!

    温言喘匀了气才摆了摆手:“没事,不用理我。”

    戴维弱弱的帮她把办公室的门给推开了:“您是要进去吧?去吧就……”

    温言整理了一下思绪,径直走到了穆霆琛跟前:“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穆霆琛坐在沙发上淡淡的看着手中杯子里的酒液,视线总也不肯在她身上停留:“你知道什么了?别总在我眼前晃,我不想看见你。”她不是刚刚还说他跟大街上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没什么两样吗?又折回来是觉得刚才的狠话说得还不够么?

    她顿了顿,说道:“我知道空难的事跟你无关,是你母亲做的。”

    他身体猛地一僵,脸上强行保持着冷静:“那又怎么样?反正不管怎么说,你爸都是死在穆家人的手里,有区别么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当然有区别,如果是你母亲做的,那就跟你没关系,你只是在替她赎罪罢了。她也没能从那场空难中活下来……我想她上飞机之前一定很难过,也很决绝。”

    穆霆琛情绪终于起了波澜,他握紧了手中的酒杯,随即将杯子砸向地面,摔得粉碎:“不要再说了!”

    温言有些害怕他这个样子,不过还是站在原地没动,把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心里准备好的道歉的话说了出来:“对不起……这次的事是我不对,我应该相信你,事先跟你商量。刘妈说得对,我们是夫妻,我也不该做事特立独行,应该考虑你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穆霆琛起身走到她跟前,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:“温言,我怎么就觉得你认错这么难得呢?你心里一定想着我们现在这样对小团子不好,你没必要为了小团子和不是我害死你爸的事就道歉,低头认错不是你的风格,以你的性子这样做太勉强了,你应该继续肆无忌惮的做自己就好,不用顾忌别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你放心,就算离了婚,我也会一样对小团子很好,不会让他留下什么童年阴影,所以,你不用强迫自己跟我道歉,你没错,你做什么都是对的,错的是我,是我自己一厢情愿。”

    温言下巴被捏得生疼,却远不及心里疼痛的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她是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‘离婚’的字眼,她知道这次他较真了,她甚至在想自己之前是不是真的像絮茹铃说的那样,太过‘恃宠而骄’……

    她再也没办法保持冷静,六神无主的拽住了他的衣角:“我不会跟你离婚的……绝对不会!你要是喜欢絮茹铃你留下就好,但我会一直占着穆太太的位置,给小团子一个完整的家,我对你就只有一个要求,在小团子面前,要跟从前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眼底浮现出了浓浓的失望,对她的失望,她怎么就是还不懂呢?他再也不可能爱上别人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看见絮茹铃重新回到穆氏会反应激烈的跟他大吵一架,可是没有,她字字句句都是为了小团子妥协,而不是为了爱他,他就这么不值得她爱吗?

    他松开捏着她下巴的手,缓缓的转过身背对着她:“温言,我累了。我后悔当初把你留在身边了,我不该对你心怀内疚,不该为了赎罪收留你,更不该在后来爱上你。我想过哪怕你不爱我,我也要跟你死死捆绑在一起,哪怕互相折磨一辈子。现在才发现,我做不到,对你残忍,对我也残忍。

    你要是想要自由,我不再阻拦,不再挽留,我放你走。你不用顾忌小团子,我们现在就算勉强在一起,也给不了他完整的家,只会跟我小时候一样……我宁可我妈离开我父亲,也不想她最后是把自己逼上绝路,强行拼凑的家庭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可以伪装出幸福。”

    温言眼泪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,她抽泣的声音扰乱了穆霆琛的心神。

    天知道他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回头:“你不用觉得误会了我这么久,你父亲的死我算是帮凶,因为在他死后成为替罪羊的事,是我默许的。我不忍让我母亲死后还遭受骂名,我宁可那场空难的罪魁祸首就是我!我就是那种仗着有钱有势就肆意颠倒是非黑白的人,我并不无辜。”

    温言只是重复着那句话:“我不会同意离婚的,你说什么都没用,我不会同意离婚的!”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