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810章 来自小团子的嘲笑

    她最大的错就在于不该在温言面前卖弄那点小伎俩,正如穆霆琛说的那样,她才是他养的一条‘狗’,一条用来试探温言情绪的‘狗’,她能再次回到穆氏,也只是因为这样而已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穆总……别把我的那些事说出去,要是弄得人尽皆知,我就没法活了。我跟太太道歉,我立刻离开穆氏!”

    穆霆琛不屑再多看她一眼:“道歉就不必了,反正她也不会想见到你,立刻从我眼前消失。”

    絮茹铃走的时候因为太过慌张,还险些摔倒,高跟鞋的细跟断裂了一部分,显得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戴维什么都没敢说,他只能安安静静的做个旁观者,跟了穆霆琛这么久,他算是弄明白了,不管穆霆琛表面对温言多么坏,内里也是谁都及不上的。

    直到深夜凌晨,穆霆琛才驱车回到了穆宅。今夜没人为他留灯,偌大的穆宅沉浸在一片漆黑之中,让人莫名不安。

    进门的时候,他疲倦得也懒得去开灯,就着黑暗循着熟悉的路线回到卧室,冷清的月光从落地窗洒落进来,隐隐可见床上熟睡的人影,他夜不能寐,温言却睡得如此舒心……

    小团子最近有些流鼻涕,呼吸声很重,他走到婴儿床前检查了一下小团子的被子,又在大床前停留了片刻,才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洗完澡出来,他掀开被子的一角躺在了床沿,尽量不去触碰温言的身体,他们两人现在闹到如此境地,其中也不乏有他没安全感的因素,给沈介借钱的事不过是导火索而已。

    或许人总是不那么满足的,太过平静的生活总需要一些波澜来作为调味剂,然后在波澜中不断寻找彼此相爱的证据。

    翌日清早,温言被小团子弄出的动静吵醒了。小团子睡得早醒得也早,一醒来就在婴儿床里各种折腾,弄得玩具叮当响。

    她坐起身抚了抚额头,正要说话,突然瞥见了床沿躺着的男人,真没想到穆霆琛会回来,不用猜也知道是大半夜趁着她睡着之后回来的。

    她轻手轻脚的下床,对着小团子比了个‘禁声’的手势,没想着吵醒穆霆琛。

    小团子学着她的样子把还带着婴儿肥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嘟嘟唇边,然后咧开嘴笑了。她也跟着笑了,正欲抱着小团子下楼,突然,身后传来了‘砰’的一声,她回头一看,原本睡在床沿的穆霆琛此刻正躺在床前的地面,人已经醒了,就是有点懵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多少有点尴尬,温言装作什么都没看见,抱着小团子下楼了。

    穆霆琛揉了揉有些蓬乱的头发,站起身踹了床一脚,是时候该换个大点的床了……

    温言吃完早餐的时候穆霆琛还没下楼,她便自己打车去了公司,现在的情况还是不要碰面的好,她唯恐他下一秒会甩给她一纸离婚协议。惹不起躲得起,从前是他逼着她结婚,现在想离婚,就求着她离吧,求也不答应。

    殊不知,穆霆琛也在躲着她,确认她已经走了,他才下楼逗小团子:“吃饱了没?”

    小团子冲着他傻乐,他便把所有的好脾气都展露出来了:“有什么好笑的啊?”

    小团子一本正经的模仿他掉下床时的动静:“砰。”然后还装模作样的捂着头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穆霆琛顿时石化了,这小子……模仿能力这么强的吗?竟然还敢嘲笑他!

    刘妈对他们两人之间冷战的局势不方便多说什么,只是不住的唉声叹气:“哎,少爷,吃饭吧,太太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穆霆琛应了一声,抱着小团子走到了餐桌边。小团子嘴不太馋,吃饱了便死活不会再吃任何东西,只是在一旁玩玩具。

    温言到了公司之后打完卡便埋头开始忙碌了,今天公司有事做,她没心思想乱七八糟的。等忙完已经下午两点多了,午饭都忘记了吃。她收拾好东西离开公司去吃饭,特意找了家从前没去过的餐厅,有时候换换口味也能缓缓心情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们店有很多特色菜,这是菜单,您……”

    温言听到熟悉的声音,猛地抬头,对上了徐阳阳闪躲的目光。她愣了一秒,神色回复了常态:“你怎么在这里工作?你妈妈给你安排的事就是来这里做服务生么?”

    徐阳阳头垂得低低的:“不是,这是我亲戚家的餐厅,我在考会计证,顺便打点工赚点生活费。我妈就希望我有个铁饭碗,那才是她眼里的正经人的人生,她就想我跟她一样,一辈子吃一碗饭吃到头。我喜不喜欢不重要,他们安心就好。对不起,我之前没打算再联系你……反正离开公司之后,我们以后的人生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。”

    温言心里有些酸楚:“难道做设计师工作不够稳定吗?你也老大不小了,还不能替自己的人生做主,说走就走。我们现在虽然不在同一个地方工作了,并不代表我们曾经不认识,也不代表我们的交情都是假的,你不是因为这样才不联系我,而是受了唐璨的刺激吧?现在唐璨在穆氏做设计师,他发展得挺好的,未来也是一片光明。”

    提到唐璨,徐阳阳苦笑着说道:“他怎么样,跟我没关系了,他好与不好,都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。希望他前程似锦,或许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我生活在看似温馨的家庭,却被牢牢的禁锢在了一个茧里。他遭遇了那么大的不幸,但至少是自由的。我现在只想阔别过去,好好生活,按照我妈希望的那样活着,碌碌无为一辈子也罢,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对了,温言姐,我妈最近在给我安排相亲,对方怎么样不重要,我喜不喜欢也不重要,我爸妈看得上就行,他们对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,他们是我父母,不会害我,听他们的没错,我现在不想反抗了。最后我可能会跟他们选择的人结婚生子,平淡的过一辈子。呵呵……算了,不说了,你想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