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811章 怕我下毒?

    温言咬了咬唇:“你不是想阔别过去,你只是认命了。你随便给我上两个你觉得还不错的菜吧,我中午没顾得上吃饭,你走了之后没人帮我打下手,都得我自己亲自来。现在店里没什么客人,待会儿你过来,我们聊聊吧,我也只是……想找个人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徐阳阳点了点头,去了厨房一趟又出来了,坐在了温言对面的椅子上:“温言姐,你看起来气色不好,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希望你不会怪我突然消失,我没有跟你过不去,只是在跟我自己过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温言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没怪你,我的事一句两句说不清楚,说起来也觉得心累,搞不好穆霆琛会逼着我离婚呢……”

    徐阳阳惊愕的问道:“离婚?为什么啊?你们之前关系不是挺好的吗?他外面有人了?”

    温言耸耸肩:“不是,原因在我吧,我背着他给我以前的同学借了很大一笔钱,那个同学……喜欢过我,我也对那个同学动过心。就因为这个,他逼得我那个同学近几年只能在国外发展,我借钱只是觉得愧疚而已。我应该跟他商量的,又怕他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徐阳阳试探的问道:“那个同学是你之前说过的‘初恋’吧?也难怪,这事儿我不知道怎么说,我对感情方面也不懂。就这样就要离婚也太夸张了,我觉得离不了,你别太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温言撇撇嘴,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:“我没难过,离婚不也得我同意吗?我不会答应的,他又不能把我怎么样?当初结婚是他逼着我签字的,现在想离婚,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徐阳阳认同的点点头:“是,不能离,你们都有孩子了,孩子那么小,多可怜啊,肯定不能离。那个……要不咱们的联系方式还是加回来吧?其实我老早就后悔了,又不记得你的电话号码。”

    温言拿出自己的手机:“你说吧,我记你号码。都在同一座城市,没事儿出来逛逛街吃吃饭也是好的,不联系弄得我们之间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。”

    徐阳阳跟孩子似的笑着报了自己的新号码,社交软件也重新加上了:“是我太孩子气了,温言姐你真好,你这样的人,无论是在男人堆里还是女人堆里,一定都很抢手,因为让人觉得好有亲和力,虽然第一眼看上去冷冰冰的。”

    温言听得皱起了眉头:“冷冰冰?我哪里冷冰冰了?我那是从小跟着穆霆琛长大,被他给影响的,我小时候可活泼了,天不黑我爸都找不见我人影。”

    吃过饭,温言跟徐阳阳道别之后就回了穆宅,今天没心情出去写生,整个人都跟没睡醒似的,浑身乏力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穆霆琛肯定是不在的,她毫不顾忌形象的瘫倒在沙发上,刘妈给她倒了杯温水:“干什么了累成这样?”

    小团子凑在她跟前嚷嚷着要喝杯子里的水,她只能先喂给小团子喝:“没干什么,就是公司事情有点多,忙完了我就回来了。穆霆琛不在吧?他出门前有没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刘妈仔细想了想:“没说什么,他是早上九点多走的,走之前一直在跟小团子玩呢,看起来没什么反常的。”

    温言还是有些不放心,回到房间仔细找了一遍,没找到关于离婚协议的任何东西,她又不死心的去了书房,还是没找到,看来穆霆琛只是嘴上说说而已,并没有打算真的离婚,不然以他的性子,早就拟好协议等着她签字了。

    突然想到有哪里不对劲,刚刚回房间的时候床好像变了样,她刚才没仔细看,现在回去一看,才确认床被换掉了,比之前的床大了许多,床垫什么的也都是新的,这是穆霆琛早上掉下床摔出火来了?还赖床不够大?

    不过换了也挺好的,这样小团子晚上就能跟她睡一张床了,床大,不怕不够睡。

    晚些时候,穆霆琛打电话回来说今晚不在家吃饭,要在公司加班。接电话的是刘妈,温言在一旁听得真真切切。她琢磨了一阵,认错也得有个认错的态度,大不了她给他送饭去好了。一码归一码,昨天太气了,才在公司跟他吵起来的,至少她得表明态度,对给沈介借钱没先告诉他这事儿,她道歉得做到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至于他跟絮茹铃之间的不清不楚,现在不是算账的好时机,跟他这样容易招蜂引蝶的男人在一起,她就应该做好随时会被绿的觉悟。

    她早早的吃过饭拎着餐盒出了门,这次走到穆霆琛的办公室门前时,戴维没再露出奇怪的表情,看来今天里面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她径直推门进去,穆霆琛正在办公桌前忙碌,她把餐盒放下:“过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他怪异的看了她一眼,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:“你……给我送饭?”

    她往沙发上一坐:“怕我下毒不敢吃?只要一天没离婚,你不还是我男人吗?哪能让你饿着?饭菜是刘妈装的,我没打开过,放心吃。快点吃完了我还得带着餐盒回去,给小团子洗澡,哄他睡觉。”

    穆霆琛扫了餐盒一眼,不买账:“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,你在打什么主意?直接说吧。”

    温言差点没被气得当场发飙:“我能打什么主意?我在认错,看不出来吗?虽然我已经道过谦了……”

    穆霆琛来了兴致,停下手头的工作似笑非笑的看着她:“认错?我还真没看出来,你道什么歉了?我怎么不记得?”

    她气结,话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的:“我不该不跟你商量就把钱借给沈介,我是没打算用陈晗的钱,但那是之前我不接受她的时候的心态,后来我……原谅她了,那笔钱只是暂时没有用处,恰好沈介需要,我就借给他了。并不是我多介意动那笔钱,还偏偏借给他。下次再有类似的事,我会提前跟你说,这样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