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812章 不喜欢也得接受

    穆霆琛没说话,不过走上前坐下,打开了餐盒,开始吃起了饭。

    没过两分钟,办公室外面突然传来了外卖配送员的声音:“先生,您的外卖,您是穆先生吗?我要核对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穆霆琛整个人都不好了,他之前让戴维点了外卖,刚刚忘记这茬了……

    温言吸了口气:“早知道你点外卖了,我就不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戴维强行领黑锅,在门外声音无比洪亮:“是我的外卖!我还没吃饭呢,饿死了!我填错了个人信息,以前帮穆总点惯了,忘记改了!”他明显是说给温言听的。

    温言没计较:“你爱吃就吃,不爱吃自己吃外卖去,反正饭菜又不是我做的,是家里厨子做的。”

    穆霆琛淡淡的说道:“我不正吃着吗?外卖哪有家里的饭菜好?别忘了你是来认错的,别给我端着。”

    她端着?温言胸口不住的起伏着,合着他就喜欢看她卑躬屈膝的模样?她绷不住了:“我犯的错认了就行,不是什么天理不容的大错,你跟絮茹铃上过床了吗?发展到什么地步了?”

    他戏谑的反问道:“是谁昨天说的只要我喜欢,留着她也无所谓?你不是说你只要穆太太的头衔吗?”

    她被噎住了,那是气话,她被他一句离婚弄得脑子都乱了,这不是最折中的吗?早知道他没真的打算离婚,只是说说而已,她才不会说那样的话!

    看她气得脸色都变了,穆霆琛没再继续拿话呛她:“人已经走了,我也不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温言有些诧异:“走了?你刚把人弄回来,这就走了?”

    他没解释为什么,没看到她暴跳如雷的样子,他到现在还很失望。这场试探终究没结果,闹到最后,只是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看他不再言语,温言本来还想问他跟絮茹铃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事儿的,又忍住没问,万一真的有什么,知道了也是给自己添堵而已,就当什么都没有吧。

    等他吃完饭,她起身收拾好餐盒: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穆霆琛淡淡的‘嗯’了一声,没别的反应。如果是从前,他会提出送她回去,或者干脆停止加班,直接陪她一起回家,不经意间,有什么东西变了味道。

    她没把心里的失落表露出来,临走时微笑着跟戴维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等她走远,戴维才溜进办公室里小声问道:“穆总,大晚上的你不送送太太?”

    穆霆琛随口说道:“她应该是让林叔开车送她过来的,林叔肯定还在楼下等着,用不着我送。”

    戴维提出了质疑:“那万一她不想麻烦年纪一大把的林叔,自己打车过来的呢?”

    穆霆琛怔了怔,想过现在追上去,又觉得他和温言之间的关系还没完全缓和好,索性不去多想:“不会,肯定是林叔送她来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温言打车回到穆宅,累得已经不想动弹了,可能是这几天太劳心费神,又没怎么睡好,整个人都不在状态。

    刘妈给她打了盆热水:“泡泡脚吧,会舒服很多。少爷没送你回来?早知道就让老林开车送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温言有些心酸,强行扯出了一抹笑:“没事,我没那么娇贵,打车又不会怎么样,穆霆琛在忙,不用他送。最近林叔老叫腰痛的,没什么大事吧?年纪大了很容易患各种病,抽时间你和林叔都去医院做个体检吧,检查费我报销。”

    刘妈叹了口气:“哎,少爷一直以来对你都紧张得不行,这次怎么就这么铁了心呢?又不是什么错得离谱的大事,他这是在折磨你,还是在折磨自己?”

    温言笑着逗刘妈:“你最近几天老是叹气,人都叹老了,别叹气了,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要为我和穆霆琛操心,完全不用的,我跟他都长大了,自己的事情可以处理好,还没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,我能感觉得到。”

    刘妈拿着她带回来的餐盒走向了厨房:“那就好。小团子我待会儿给他洗澡吧,你累了就歇着。”

    小团子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,跑到温言跟前嘴里叨叨着:“妈妈……洗澡澡……”

    温言无奈道:“好好好,妈妈泡完脚给你洗澡澡,不要奶奶洗,奶奶一把年纪了扒拉不动你,妈妈年轻,还能被你折腾,你就可劲折腾我吧。”

    小团子似乎听懂了她的话,乖乖的依偎在她身边。等刘妈从厨房出来,小团子突然一把抱住了温言:“妈妈……妈妈……洗澡澡……”

    刘妈被逗笑了:“你这孩子,奶奶洗不一样啊?妈妈给你洗惯了,那你长大了怎么办?妈妈是女的,你是男孩子,顶多三岁就不能让妈妈洗了,还不如早点习惯呢。”

    小团子懂的词汇量并不多,死活不让刘妈碰。温言只能早早的结束安逸的泡脚时间,带着小团子上楼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折腾完她也累了,抱着小团子躺在床上就睡着了,她睡着的时候小团子都还没睡呢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突然感觉到有人从她怀里把小团子夺走了。她被惊醒,一把扯住了小团子的腿,看见是穆霆琛,才松了口气,闭上眼继续睡。做了母亲之后这都是下意识的反应,孩子在第一位。

    感觉到穆霆琛把小团子又放进了婴儿床,她想说话,又实在太困了。

    很快,穆霆琛躺在了她身侧,她能嗅到他身上沐浴液的清香,和她身上的味道一样,又似乎不一样,夹杂着他身上独有的男性气息。平时他回来洗澡的动静能把她惊醒,今天他什么时候回来洗完澡的她都完全没印象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手探入了她的睡裙中。她脑子里顿时闪过了絮茹铃的脸,反射性的翻身跟他拉开了距离。明明刚才还困得要死,也不知道现在是哪里来的力气。

    似乎不满她的抵触,穆霆琛直接翻身压在了她身上,呼吸近得让她能清晰的感觉到:“这是你作为妻子的义务,不喜欢,也得接受。”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