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章 夏洛克.基德

    贝克南街23号公寓。

    冰凉潮湿的风,吹进敞开的落地窗内。

    深蓝窗帘拍打到墙壁上,发出微弱的啪啪声。

    夏洛克坐在褐色坚木靠椅上,双手十指交叉,凝视着对面房门打开的盥洗室。

    盥洗室粉白色墙壁上,原本挂着一面古典花纹镶边的镜子。此刻已经支离破碎,落下满地镜片。

    镜片上有血迹,地面上有溅开的血水。

    夏洛克的白色衬衣上也遍布血迹。

    “我是穿越来的,占据了这个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可为什么会活过来?”

    “歇斯底里发狂打破镜子,用碎片扎进心脏,居然还没有死?难道是穿越影响的起死回生?”

    “一个伯津翰大学毕业的知识青年,事业刚起步,人生正是朝气蓬勃,为什么会想不开自虐自杀?”

    夏洛克在接收的记忆中,反复思索原因。

    但是,仿佛这一段回忆被抹除,无法想起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地面散乱的碎片上,夏洛克皱眉。

    太乱了......

    他立即从靠椅上起身,走进盥洗室,拎起扫把开始清理。

    小心捡起镜片和碎渣,擦拭干净所有血迹血水。

    夏洛克再次用沾着香皂沫的毛巾,仔细把盥洗室台面和地面全都擦得一尘不染,再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着恢复整洁的盥洗室,夏洛克满意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开始给自己进行清洁。

    他脱掉全身衣物,扔进水桶里泡着。随即对着洗脸盆中的水映,用湿手巾擦拭身上血迹。

    在他胸膛心脏正中,原本扎入的镜片已经消失。取而代之的是肉眼可见的灰白痕印,在蠕动合拢,或许短时间就会愈合,仿佛从未发生过什么。

    水光映出夏洛克的容貌,微卷的黑发有些凌乱,五官深邃,眉毛很浓,笔挺的鼻梁上端,有一粒细小的黑痣。

    身躯算不上强健,肌肤带着苍白。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,左臂上有幼时留下的圆弧伤痕,整个人看起来略瘦。

    清洁血迹后,夏洛克刷牙洗脸,然后换上干爽的长裤和亚麻衬衣,走到客厅的镶铜边大书桌旁。

    他再次把书桌清理整洁,目光落在一盒名片上。

    泛白硬纸片上印着:

    “夏洛克-秘密寻物及特殊事件侦查事务所”;

    “英伦王国伯津翰市贝克南街23号”;

    “夏洛克.基德”;

    夏洛克盯着这个所谓“秘密及特殊”带着中二风格的取名,感觉十分符合原主的性格。

    原主夏洛克.基德,孤儿院长大,从小性格孤僻自傲。读书聪明刻苦,一路从教会学校直至市立大学毕业。

    选择的专业也很冷门,历史与考古系。擅长各国语言,喜欢古典古迹,刨根问底,有干劲却又不合群。

    在夏洛克年满十九岁时,父母留下的300金镑遗产正式生效继承。他用这些钱,租下贝克南街23号公寓,成立事务所。

    但是很可惜,在私家侦探这个领域,存在名人效应。越出名的生意越好,反之则是生意惨淡。

    整整一年时间,夏洛克事务所入不敷出。

    孤僻自傲的夏洛克.基德深受打击,并且进入自我怀疑、诸事不顺的怪圈。小事不接,大活接不上,越干越差。

    公寓租金每月9金镑,再加上衣食住行的花销。一年时间足以耗尽原主的积蓄,生活开始陷入窘困。

    “毕业后匆匆进入陌生行业,没有遭受社会毒打,想凭借自己的知识一帆风顺,却落个满盘皆输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对原主做下评语,摇摇头,打开书桌抽屉。

    抽屉里,放着织皮的浅灰色旧钱包。

    钱包内是夏洛克如今的所有积蓄。

    数了数,一共是27金镑28克朗......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每月租金加生活费,我这27金镑只够两个月开销就见底了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叹息一声,再次认真把钱数了一次,依依不舍地放回到钱包里,关上抽屉锁好。

    穿越这事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但是穿越后的生活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我的毕业成绩确实优秀,但并不足以独立开个事务所。要不要把它关掉?然后找个考古助手的工作先干着?”

    “或者申请某个图书馆的管理员,先维持生活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一边思考,一边拿起桌面上,那个镶金带蔷薇花瓣的怀表。啪嗒一声打开,查看时间。

    这只制工精致的怀表,是父母留下的珍贵遗物。

    夏洛克的父亲是一名陆军远征旅团少尉,母亲是军医。父母二人在夏洛克三岁时,因战争牺牲在边境外。

    怀表表盘上的细小时针,指向下午15点。

    夏洛克的目光突然一凝。

    他盯着表盖内面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在表盖内面镶着明亮的镜片,这是因为原主是个爱整洁,有着轻微强迫症的人。内镶镜片,可以观察整理仪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镜面上笼罩着深灰色的浓雾。

    并且浓雾蒸腾绕动,形成一段晦涩难言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古伊比亚.凯尔特语,千年前英伦王国还未建立时的西大陆语文......为什么会出现在镜子上?”

    夏洛克尝试着将这段文字念了出来:

    “旧日造物主昔在,旧日造物主今在,旧日造物主亦将永在。不在吾等所知之空间,不可见踪影,不可知容貌,有世人最真切的幻想,有无形无实之形体。必统治可知之世界,终将支配一切伟大根源......”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个字的音节结束。

    夏洛克的眼前已是笼罩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他的思想变得凝固,失去知觉,无法言语无法行动,只有无边无际永恒的黑暗。

    空气变得粘稠、阴冷、深幽、广远......

    扑天盖地的呢喃,仿佛千万道刺,撕裂丝丝黑暗,刺破出千万道璀璨夺目的光芒,在无边无际黑暗中倾泄而下。

    夏洛克感觉自己变得飘忽,就像在无垠空间里升腾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当他恢复知觉,稳稳立定,对眼前所见感到惊愕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广阔宏伟的无边之境。

    正中方位,只有一个巨大矗立,仿佛皇庭王座般的青铜座椅。遍布诡异绝伦的花纹镶嵌,显得宁静悠远而不可触碰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青铜座椅的周围,缭绕着数不尽的“镜面”。

    每一个“镜面”上都是浓雾缭绕,和之前夏洛克在怀表内盖上见到的一样。

    夏洛克看得震惊之余,又觉得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这些镜子的分布也太乱了......

    诡异的一幕出现!

    随着夏洛克的这个想法,那些成百上千的“镜面”,仿佛是得到号令,以一种整齐有序的规律开始排列。

    不过眨眼间,所有“镜面”层次分明的悬浮在青铜座椅的周围。

    夏洛克:“......”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来,再才发觉自己已经坐在青铜座椅上。就像是一位君主降临,在审视排列整齐的“臣子”朝拜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在哪?”

    “怎么离开?”

    夏洛克努力让自己冷静,开始仔细观察所有“镜面”。此刻再才发现,当他凝视哪一面镜子,对方就像全息投影一样,扩大的显现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其中有一面镜子,上面的浓雾开始褪散。然后有一个模糊身影,渐渐变得清晰,并且越来越接近夏洛克。

    身影似乎是位女子,像是在虔诚祈求。

    夏洛克带着疑惑,也带着一丝慌乱,伸出手,想推开渐渐接近的镜面影像。

    但当他的手一经触碰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无穷光芒溅开,镜面上显示的身影,居然穿透而来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南大陆,黎德兰王国。

    塞纳市区从未得到安宁,守夜人无时无刻都在战斗。

    迦卡妙急速奔跑,左手一把短筒猎枪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