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2章 通灵书的恐怖

    夏洛克按住眉心,试图让自己恢复清醒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动作,却让他的身体开始变得飘忽。

    依然是之前进入“镜中世界”的那一幕,夏洛克感觉自己在无垠空间里开始下降。

    也就几个眨眼之间,夏洛克重新回到书桌前。

    而他,依旧是保持着打开怀表的动作,似乎只是短短一瞬的事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夏洛克迟疑地盯着怀表的表盘。

    细小的时间指针,指向下午15点01分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我在那个未知空间里,只待了1分钟?”

    这显然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夏洛克回想一下,从进入“镜中世界”到疑惑探索、到坐上青铜座椅、到观察所有镜面,然后看到那位女子现身,最后一番交易,对方消失离去。

    这一段时间,至少也有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“怀表不可能出错,上个月还做过保养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也就是说,外界短短1分钟,在镜中世界里却有一小时的过程?或者说,再夸张一些,无论在镜中世界多长时间,外界也是1分钟不到的短暂?”

    夏洛克沉思着推理,但目前还不足以再进行一次“镜中世界”的旅程验证。因为他的精神很疲惫,需要缓一缓。

    “怀表内镜上的浓雾还在,古文也在,那我仍然是有可能再次进入。不着急,慢慢研究这个古怪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“穿越我也能理解。那么这个世界再诡异一些,也不是不能理解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给自己一个安慰的鼓励。

    啪嗒一声,关上镶金蔷薇的怀表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在另一只手上,那一本古董小书册,所谓的“通灵仪式”还握在掌中,被带到现实。

    夏洛克开始仔细观察这本书册。

    从质感和材料上看,并不是印刷纸张,而是类似于兽皮制成的封面和书页。年代应该非常久远,陈旧但保存完好。

    夏洛克带着考古专业的强烈兴趣,翻开第一页。

    喀嚓,嘶嘶......页面的翻开,居然发出撕裂皮膜般的古怪声音。

    第一页里,布满了晦涩而诡异的各种奇特纹路,仿佛是千万血管交错汇聚的一页。

    一股无形的带着腐朽的气息,宛若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甚至每个字都在扭曲蠕动,令人产生恍惚的错觉。

    首页只是写着一段话:

    “赞美寂灭与衰败死亡的本质,赞美一切黑暗与黄昏的领域——末日影子议会.凋零者.古尔丹”。

    夏洛克凝视着这个结尾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凋零者.古尔丹?是这本书的作者?”

    他正要继续向后翻看,看看到底是一本什么书。

    突然,楼下的门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随即,就是房东麦德森太太开启房门,与来访者交谈的声音。

    麦德森太太是夏洛克母亲的前同事,也是一名退休军医护士。这位善良的老妇人在夏洛克成长过程中,给予了极大的关爱。

    噔,噔,噔,沉重的脚步声,踩在木制楼梯上,向着二楼而来。

    夏洛克搓搓手,隐隐有些期待的小兴奋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来访的都是顾客。

    “生意上门,穿越后的生活开始崭新的一天!”

    他放下手中的古董书册,起身摆正座椅。然后快速冲到衣架旁,撩起那件灰褐色钮扣风衣披上身。

    当他刚刚整理完毕,房门咚咚敲响。

    “请进!”

    “夏洛克,这位是鲁尼先生,他想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麦德森太太拧开门,友好的伸手,将身旁的客人引见进来。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您,麦德森太太!”

    夏洛克礼貌地点头,目光落在访客身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,身材魁梧,容貌是典型的英伦北方长相。他的发际线有点后退,蓄着浅黄的络腮胡。

    男人穿着裁剪合体的黑色外套,深色厚裤子,高筒皮靴。他手中拄着收束的雨伞,鞋面上带着泥点子,显然外面的天气并不好。

    “很高兴认识你,夏洛克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来自‘社会生活安全普及调查委员会’的专员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

    鲁尼递上名片,他的外貌显得有点粗犷,但是态度和语气都非常友善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中二满满的机构名称......夏洛克礼貌地接过名片,飞快地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很高兴认识您,鲁尼先生。请坐!”

    夏洛克关上房门,和鲁尼相对而座。

    “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?”

    鲁尼并没有回答,而是用一种仔细观察的目光,将整个二楼事务所环境扫视了几眼。

    夏洛克感觉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因为自从关上房门,这位鲁尼先生的友善态度就收敛起来。变得严肃而认真,甚至流露出一点点怀疑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你的生意并不怎么好。”鲁尼认真的看向夏洛克。

    “已经步入正轨,有几件案子正在办理。感谢您的关心,鲁尼先生。”夏洛克维持着礼貌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在这个楼下,观察了一段时间。”鲁尼指了指窗外,“刚才听到打碎玻璃的声音,还有重物坠地的声音,所以上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搓肥皂失手,镜框滑落掉地,这样的家庭小事,也属于你们‘社调会’的研究范围吗?”

    夏洛克还是维持礼貌,不含笑容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嗅到了血的味道,很浓。比如在那个水桶里!你能解释一下吗?”鲁尼指向盥洗室,那个泡着衬衣的水桶。

    这是个狗鼻子专员......

    不,狗鼻子都不见得能在楼下闻到血味......

    他到底是干什么的?多管闲事?还是别有目的?

    夏洛克心中暗暗警惕,以平淡的语气说道:

    “如您所知,镜面破碎,我清理时扎伤了。衬衣有血迹,浸泡易于清洗,这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能看看伤口吗?”鲁尼盯着夏洛克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您要是没什么正事,就可以离开了,鲁尼先生!”

    夏洛克还是带着礼貌,不带笑容,站起身说道:

    “我的事务所还很忙,恐怕没有多余的时间招待‘社调会’的研究问卷。”

    鲁尼也是站起身,带着凝重的语气说道:

    “夏洛克先生,我怀疑你介入了神秘事件,需要你配合我们的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拒绝,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!”

    夏洛克微微皱眉:“您这是威胁吗?”

    鲁尼的态度也开始强硬,语气生硬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观察你以及这个公寓二楼,已经有很长时间了。我确信,在这幢房子里,最近发生了奇怪而危险的事件!我需要你的配合,如果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因为从他的这个角度,正好看见书桌上,摆着的那本古董“通灵仪式”小书。

    一股强烈的晦暗诡秘气息,充斥进鲁尼的视线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中,书桌上仿佛绽放一团蠕动的浓烈恶意暗影。仿佛潮水一样涌现的死亡腐朽气息,正在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鲁尼全身上下为之毛骨悚然!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