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4章 莉莉丝

    淡黄色蝴蝶兰花纹加上浅金描边,如此精致的陶瓷茶具,搅动中发出悦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壁炉中的火光在浮动,木柴噼啪的燃烧着。

    淡淡的烟熏气以及红茶奶香,混合成独特的味道,飘散在小客厅内。温暖的氛围中,窗外纷乱的雨丝都显得像是可以欣赏的风景。

    夏洛克有些呆滞的坐着,为了保持礼貌仪表,坐姿已经僵硬,双腿开始发麻。

    “就在上周,可怜的杰拉德夫人居然弄错了红色和暗红色的区别。就在那场下午茶的聚会中,她的围巾和裙子颜色明显不搭。您能想像吗?那是多么尴尬的情景啊......呵呵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过,您知道我的口味。麦德森太太,隔壁蓝月亮街的面包坊虽然是新开的,但绝对比我们贝克街的某些面包店做得更好。3克朗一磅的价格,天哪,您应该去尝试一下,简直就是物超所值!”

    “我丈夫最近加班的时间越来越长了,并不是我在抱怨,我觉得政府应该关心一下税务官的身心健康。您觉得呢,或许我们在下次茶话会上,要讨论一下这个问题。这绝对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!”

    布朗太太一边喝着红茶,一边和麦德森太太进行愉快的交流。

    夏洛克自从坐下开始,就发现话题一直在跑偏。

    “布朗太太的兴趣可真是广泛啊......”夏洛克心中腹诽。

    布朗先生是伯津翰市官方税务厅的资深雇员,在贝克街也是小有名声的体面人。再加上布朗太太热情好客,擅长组织邻居聚会,所以整条街的大小新闻,都逃不过布朗太太的掌控。

    麦德森太太几次暗示和引导,终于将话题带上正轨。

    “是啊,那么多的宠物失踪,确实是很奇怪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布朗太太呷了一口红茶,点头道:

    “猫或者狗,十几天不回家,也很正常。但是有的家庭养的鹅、小猪,甚至几个邻居在乡下周末驯养的马驹,都接连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治安厅对此无能为力,甚至还有谣言说,这不是失踪,而是有预谋的盗窃。我和丈夫讨论过这个话题,他的观点是政府应该加强治安厅的日常巡逻力度。而我的观点是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眼看话题又要跑偏,赶紧切入问道:

    “尊敬的布朗太太,您知道是哪几家有失踪案呢?我现在可以做笔录,然后总结方案,进行细致有效的侦察追踪。”

    他早已备好了笔和笔记本,眼巴巴的看着布朗太太。

    “小夏洛克的工作态度值得称赞,但还是稍显急躁。在私家侦探这个行业,我认为必须保持稳重和谨慎。”

    布朗太太并没有因为被打断话而感到不满,毕竟她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那些宠物失踪的家庭,我记得很清楚。甚至我自己家也丢了一只猫,一只纯黑色的小猫。虽然是只流浪猫,我收养没几天,但丢了也会感到心痛......”

    “其他的家庭,嗯,那我们就先从梅恩家说起。他们家丢的是一只金毛纯种猎犬,那是个惹人喜爱的小家伙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耐着性子,听着布朗太太的诉说,认真地做笔记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刷刷刷,墨水笔在笔记本上划动。

    时间在交谈中缓缓流逝。

    虽然布朗太太习惯性的跑偏,但在麦德森太太和夏洛克的努力下,还是一次次拉回正轨。

    大约两个小时过去,夏洛克揉了揉发酸的手腕,终于写完了十七家的宠物失踪案记录。

    然后他抓到一个话题空档时机,询问了盥洗室的所在,匆忙离开小客厅,去盥洗室解决生理问题。

    喝了如此多的茶,坐了将近三个多小时,夏洛克早就憋不住了。但为了不浪费时间而成功记下笔录,辛苦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在盥洗室里舒畅的解决了之后,夏洛克走到洗手盆旁边,拧开水笼头,准备清洗双手。

    他一抬头,看到的就是镶嵌在墙壁上的镜子。

    这面镜子擦得非常明亮,映照出夏洛克的容貌。

    但在此时此刻,不知是心理因素作祟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。夏洛克盯着镜面,感觉自己的容貌一阵阵扭曲模糊。

    “是没休息好?还是穿越后残留的不适感?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感到很奇怪,心里稍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低下头,手捧冷水给自己敷面。

    当他再次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嘶......”

    眼前的镜子,居然缭绕起灰色的浓雾。

    似乎有许多模糊扭曲的触须,在镜面上攀爬延伸。

    夏洛克完全看不见自己的容貌。

    在镜面映照里,一个巨大诡异的闭目“眼瞳”,若隐若现的浮动出来,仿佛在无尽深幽的空间里凝视。

    夏洛克瞬间头皮发炸!

    突然见到如此诡异古怪的一幕,任谁也受不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夏洛克衣服里贴身内袋中,发出一阵阵剧烈地颤栗鼓动。仿佛心脏在狂跳一样,刺激着他的感应。

    夏洛克强忍心悸,伸手掏出内袋中的镶金蔷薇怀表。

    很显然是这只怀表在作怪。

    表壳上非常滚烫,像是被火烤过一样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手抖还是习惯,啪嗒一声,夏洛克打开了怀表表盖。内镶的镜面,仍是缭绕着浓雾,古文痕迹仿佛潮水一样涌动着,似乎在催促夏洛克念诵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是我打开怀表,无意中念诵古文,从而进入那个神秘的‘镜中世界’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却是它主动催促我?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,在那个‘镜中世界’里面,有什么事需要我去一趟吗?”

    夏洛克凝视着镜面浓雾上的模糊古文,仿佛有一种力量在推动他,念出古文,进入“镜中世界”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没有恶意,那我就去一趟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心中,确实也期待着再次进入“镜中世界”。

    然后他没有再犹豫,低吟那一段晦涩的古文:

    “旧日造物主昔在,旧日造物主今在,旧日造物主亦将永在。不在吾等所知之空间,不可见踪影,不可知容貌,有世人最真切的幻想,有无形无实之形体。必统治可知之世界,终将支配一切伟大根源......”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个字的音节结束。

    夏洛克的眼前已是笼罩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他的思想变得凝固,失去知觉,无法言语无法行动,只有无边无际永恒的黑暗。

    空气变得粘稠、阴冷、深幽、广远......

    扑天盖地的呢喃,仿佛千万道刺,撕裂丝丝黑暗,刺破出千万道璀璨夺目的光芒,在无边无际黑暗中倾泄而下。

    夏洛克感觉自己变得飘忽,就像在无垠空间里升腾。

    有过上一次经历,这一次夏洛克就冷静得多。

    当他恢复知觉,眼前已经是那片熟悉的广阔宏伟的无边之境。

    而他已经是坐在巨大矗立,仿佛皇庭王座般的青铜座椅上。宛若一位君主降临,审视周围排列整齐的“镜面”。

    数不尽的“镜面”,层次分明的悬浮在青铜座椅的周围,缭绕着诡异却宁静的浓雾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面镜子,上面的浓雾开始褪散。然后有一个模糊身影,渐渐变得清晰,并且越来越接近夏洛克。

    夏洛克已经驾轻就熟,直接伸出手去触碰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无穷光芒溅开,镜面上显示的身影,穿透而来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东大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整体布置粗犷,仿佛原始祭祀屋般的地下室。

    室内地面和墙壁,都是巨岩雕砌而成。四周是色彩斑澜的鳞甲兽皮加上各种奇异花草铺陈,而形成的独特装饰。

    高高墙壁上有着已经风化驳落的壁画。

    壁画的内容很模糊,也都是雄奇伟岸的隐秘形象,令人不敢直视,生起顶礼膜拜的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莉莉丝坐在一个黄金巨木雕琢的大型长椅上,她穿着纯白色有着圣洁气息的祭祀袍。金丝编织的袍角下摆,露出白皙的长腿轻轻摇晃。

    此刻她美丽而稚嫩的脸庞上,正眨着大眼睛,好奇的盯着手中一片残旧的小镜片。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