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7章 魔女的力量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喀嚓!

    塞纳市区的天空雷电交鸣,即将迎来暴风雨。

    但在某个地下陵寝里,仍然是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外界的狂风与闪电,丝毫也影响不到这片地底的大型空间。漆黑与阴幽才是这里的主题,永久都会弥漫着死亡与腐朽的气息。

    由于南大陆的历史风俗原因,黎德兰王国的地下,有数不清的远古陵寝。是滋生邪恶的温床,但几千年来已是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哒,哒,哒......

    急骤而慌乱的脚步,在陵寝的黑暗中响起。

    一个瘦长穿着黑袍的身影,惶恐焦躁地拼命奔跑。他那闪烁着幽光的眼瞳,仿佛能够无视黑暗,纵身在各个废墟缝隙里飞快穿梭。

    而在黑袍人的身后,迦卡妙紧追不放。

    无论对方怎么闪躲飞窜,寻找各个隐蔽角落想甩开,迦卡妙都会毫无错漏地跟上,距离在一点点拉近。

    敌人已经开始绝望,在地下陵寝里战斗,他原本具备天然优势。因为这里不仅有死亡衰败源质的加成,更有漆黑得令守夜人都束手无策的环境。

    但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身后的迦卡妙同样无视黑暗。

    面对一个达到第7阶位的超凡,而且是塞纳市守夜人分队的队长,拥有出众的格斗身手与战斗经验,逃跑的敌人越跑越是绝望。

    此刻追逐如飞的迦卡妙,她那白皙的脖子上,以秘银丝线绞缠着一颗黑珠,当作吊坠挂在胸前。

    黑珠随着胸峰的韵律在起伏晃动,散发出只有迦卡妙才能感应到的能量。

    “封印物B2-22,窥刺黑雾的利爪之心......”

    迦卡妙的眼瞳中,有一抹不可见的光芒。任何真实或虚妄的黑雾、障碍、法阵阻挡等等,都会被光芒的撕碎效果解除,如有明灯指路。

    “你要么接受守夜人的审判,要么在这里被杀死!”

    “生或死,是你面临的抉择!我快要追上你了!”

    迦卡妙冷静而无情的嘲讽,步伐加快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一只突现的白骨飞矛迎面袭来。

    迦卡妙早就有了预判,右手闪过一抹银光。

    银色匕首瞬间就将白骨飞矛切割成碎屑。

    喀!

    短筒猎枪跳进左手中,迦卡妙高高举起,对着前方偷袭顽抗的敌人,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秘咒处理的猎枪口,花火绽放。

    前方的敌人后背,被炸起一蓬血花,惨叫一声跌倒在地。从抽搐的状态来看,基本上一枪被打掉了半条命。

    迦卡妙连续几个纵身,长腿跃动,紧身猎装下的优美身材划过黑暗,冲刺到奄奄一息的敌人身前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眼看昏迷欲死的敌人,倒地的躯体却像黑布一样展开,呼一声从地面席卷而起。

    扑鼻的血腥气和尸臭混合成浓雾,再加上黑布的紧裹笼罩,这是他屡试不爽的反杀技能,是死亡源质的可怕能力。

    但是他刚刚发动,却发现迦卡妙露出一丝冷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!!......”

    敌人发出临死的哀号。

    迦卡妙又再提前预判,并没有落地,而是等待敌人的反杀后,迅速后退。同时猎枪上迸射花火,银色匕首上甩出诡异的火焰。

    秘咒银弹和魔女之火,同时炸在敌人的胸膛。

    甚至血腥浓雾和裹尸布的遮幕,都无法阻挡他的弱点,胸膛瞬间被洞穿。整个躯体急剧萎缩,仿佛烧焦的余烬一样砰然砸地。

    地下陵寝里恢复了死寂,仍然是一片黑暗阴森。

    迦卡妙双手一挑,猎枪和匕首插入腰侧。她甩着深褐色的长发,脚步移动到焦灰余烬旁,凝视片刻。

    一枚银币般的铭牌,在残骸内无光幽动。

    迦卡妙俯身捡起铭牌,上面雕浮着扭曲的文字:

    “赞美寂灭与衰败死亡的本质,赞美一切黑暗与黄昏的领域——末日影子议会”。

    确认了死者身份后,迦卡妙缓缓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个隐秘而邪恶的组织,一直在塞纳市区的黑暗中肆虐,攻击守夜人,掠夺战利品和财富,影响恶劣。

    但在此刻,被通缉一年也未能缉捕的某个关键头目,终于是死在迦卡妙手中。

    那么在将来的日子里,塞纳市的夜晚会得到安宁。

    迦卡妙在腰侧的弹药包里,抽出特制的证物袋抖开。然后将地面的焦灰余烬和死者铭牌,都收入袋中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后,迦卡妙跳上一块废墟岩石,静静站立。享受着这难得的安宁,并恢复体内源质的消耗。

    她不禁低下头,凝视着胸前的封印物。

    “赞美吾主!”

    迦卡妙在心里默默祷告。

    但是祷告的对象,却并非毁灭源质的神祇“天灾母神”,而是那个诡异世界里的青铜王座上的伟岸身影。

    “一切的恩赐,来自您的指引......”

    “一切的胜利,来自您的祝福......”

    迦卡妙祷告完毕,心里升起骄傲和自豪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再次仔细瞧了瞧指尖,那一粒宛若镜片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希望能有机会,再去一次......”

    迦卡妙并不知道如何才能被召唤,所以只能等待着召唤。而她的内心中也深信,那位伟大而至高的存在,肯定会再次召唤她。

    过了半小时后,地下陵寝的死寂气氛被打破。

    哒哒,啪啪啪......急切紊乱的脚步声,不断响起。然后是几道亮眼的光线,摇摇晃晃地奔跑而来。

    “队长!”

    “队长!”

    五个身穿黑色制式套装,披着斗蓬,臂章纹着“守护长夜”图案的成员,提着煤矿灯,纷纷跑了过来,向迦卡妙致礼。

    迦卡妙微微颔首,伸手把证物袋抛给其中一人。

    “通缉者已经被我杀死,身份确认是‘末日影子议会’。”

    五个守夜人分队成员,立即发出惊喜的欢呼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队长啊,在这么艰难的战斗环境里,还能亲手击毙邪神的爪牙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提着灯连寻路都难,队长您真是太棒了!”

    “今晚终于能睡个好觉了,塞纳市将会迎来更多的安宁!”

    每个人都发自内心的赞叹,士气高昂。

    迦卡妙并没有理会这些称赞,她不知想到什么,突然问道:

    “上次让你们查的‘金镑’是什么?查到了吗?”

    五个分队成员立即你看我,我看你,全都惭愧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队长,查不到啊,我们的资料里根本没有关于‘金镑’的记载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......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某个神秘的封印物?或者远古遗留的未知存在吗?”

    迦卡妙微微有些失望的摇摇头,本来她还想尽全力收集那位伟大至高存在所说的“金镑”......

    “如果有下次被召唤的机会,我是不是应该问问?”

    “唉,问也不好,不问也不好。希望以后有机会,我能找到关于‘金镑’的线索......”

    迦卡妙把这个希望存在心中,挥挥手:

    “走吧,撤退。”

    她当先在前,长腿跃动,黑暗中优美的身影逐渐远去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贝克南街23号公寓二楼。

    “嘶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他根本没想到小书会自己翻开。

    就像有某种诡异的力量,加持在兽皮纸上,以一种蠕动而恶心的动作,自己翻开到第二页。

    而翻开的页面上,是一团无数黑线黑雾旋转萦绕,汇聚成的一个大漩涡。宛若呼吸般浮动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没有文字,没有提示,就是一个诡秘可怖的漩涡。

    夏洛克正在发愣。

    突然这一页兽皮纸,又再蠕动,仿佛活的一样,自己把自己撕开,从古董小书上脱离,飘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瞬间,就像一团桌面大的墨水,滴落在地面一样。

    黑线黑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