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0章 黑猫坠入(求收藏推荐)

    夏洛克一手捏着第二页兽皮纸,一手捻着露出衣扣的细链子,突然见到白骨祭坛和黑雾漩涡,全都在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我猜得没错,揭下这页纸就能解除祭坛......”

    “咦?我是怎么揭下这页纸的?”

    夏洛克刚刚松了口气,又有些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似乎是伸出手时,有一种被蛰刺的感觉。然后就毫无阻碍地揭了过来,整个过程顺利而自然,却又有些不真实......

    “诡秘的事情太多了,也不在乎再多一件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选择从心,不再去思考那些莫名其妙的事。

    他正想把第二页兽皮纸收起来,但指尖又是一阵酥麻。这张纸从指头上蠕动着,仿佛一只“纸虫”,脱离他的掌控。

    然后就像在空中漫步一样,第二页纸“自己”一拱一拱地蠕动向前,以飞快的速度扑到镶铜边大书桌上。

    那本古董小书还处在翻开状态,第二页纸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哗啦,微弱的书页声中,第二页纸自己翻过来,将自己合拢。噗,整本小书关闭,书桌上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,夏洛克觉得自己的神经已经变得粗大了,有一种见怪不怪的心平气和......

    “好吧,在不伤害我的前提下,这本小书册也算是做了件好事。毕竟为我送回来一堆失踪宠物,可以将功抵过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摇摇头,将细链子又塞回怀表内袋中。

    他瞧着眼前的这一堆宠物。

    自从白骨祭坛和黑雾漩涡全都消失,这堆宠物就失去了某种古怪的束缚。看得出来都可以有微弱的动作,但总体来说,又都显得呆滞。

    当夏洛克看着它们的时侯,它们也在看着夏洛克。

    所有宠物的目光,都是齐刷刷地注视而来。

    但在这一大堆目光里,有茫然、有害怕、有懵逼、有瑟瑟发抖,但没有一只反抗或捣乱,甚至都没有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事务所客厅里,呈现出一种离奇可笑的氛围。

    夏洛克:“......”

    他再次掏出镶金蔷薇怀表,啪嗒打开表盖。

    时间指针指向傍晚18点,这个时间再去送还宠物,打扰那些邻居们,似乎并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明天吧,明天白天,按笔录全员遣送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无语的瞧着眼前的宠物们,可以看出来,就算他拿着猎枪轰一枪,这些宠物们都不会逃散。

    或者是祭坛仪式留下的后遗症......

    夏洛克如此安慰的解释,不再理会这些宠物们,就让它们静静......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白槿花点缀的餐桌布上,摆着颇有岁月痕迹的烛台。然后依次是餐碟、银刀叉、一盘黄面包以及调制好的果酱。

    香喷喷的猪骨莴苣浓汤被端上桌,再加上一大碗土豆块。麦德森太太今晚很高兴,额外煎了五条小鱼。

    晚餐的气氛很融洽。

    夏洛克撕扯着并不算柔软的面包,慢慢咀嚼,聆听着麦德森太太讲述收养小黑猫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面包,口感很酸,渣质有点多......”

    “土豆热乎乎的很香,乡下纯农产才是口味真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汤怎么带甜味?加糖了?真可怕!”

    “煎鱼没有调料?洒盐干吃?真可怕!”

    夏洛克一边吃着食物,一边在心里不断吐槽。

    做为大吃货国的人民,在饮食方面自带优越感。

    “夏洛克......”

    “夏洛克?!”

    耳边听到麦德森太太加大声音。

    夏洛克从杂乱的思想中清醒过来,赶紧回答:“什么事,麦德森太太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有些不对劲,夏洛克。”

    麦德森太太打量着夏洛克,“我刚才说,想收养那只小黑猫,你有什么意见吗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意见,您喜欢就好!”夏洛克点头赞同,随即四周瞅了瞅,“嗯?怎么没看见猫?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在厨房里,它似乎很害羞,独自在厨房里吃我煎的鱼,看起来它很喜欢这个环境!”麦德森太太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有一种在故意躲避我的感觉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腹诽一句,收回目光,不再去考虑那只惹祸的猫。

    安全遣送十七家宠物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吃过晚餐后,夏洛克飞快地上楼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去盥洗室里找到一条旧床单。然后用剪刀将床单裁成布条,结成长长的布条索带。

    用四个椅子做固定,夏洛克将布条索带围绕一圈,把所有宠物都圈在里面。

    一切就绪,夏洛克站在一旁,打量自己的杰作。

    虽然很滑稽......

    但看起来,这些宠物被圈起来后,显得更老实,簇拥一起呆滞而安静的待着,没有一丝逃离或捣乱的迹像。

    “每天在伯津翰的市立火车站,坐最后一班廉价火车的人们,大概就是这种情景吧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感慨一句,因为他也曾经排过队,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夜深人静,凌晨时分。

    夏洛克事务所客厅内,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只有盥洗室窗外的幽幽夜色,洒落进来,给漆黑客厅里添上一抹暗影朦胧。

    一堆各种各样的宠物,仿佛睡着了一样,呆滞的簇拥着。没有响声,也没有什么动作,寂静安详。

    向着贝克街外的客厅窗户上,深蓝的窗帘笼罩着玻璃。

    蓦然!

    两只黑爪的阴影,搭在玻璃上。

    随即,一个小巧的躯体阴影,也随着爪影,浮现在玻璃上。一双绿光幽幽的眼瞳,透过玻璃,盯着客厅内的环境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中,黑色的爪子,渐渐在玻璃上陷入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片湖水微荡涟漪,两只黑爪子融入玻璃,诡异地穿透进来。然后是躯体,接着是另两只后爪,最后是高高翘起的黑色尾巴。

    灵巧诡异的尖耳黑猫,宛若一只幽灵,完整穿过玻璃,踩在狭窄的内窗沿边,用警惕的眼神,审视着客厅。

    它盯着那一堆离奇安静的宠物,眼瞳里闪过一抹嘲笑。

    这代表它能看见这些宠物,丝毫没有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尖耳黑猫一个敏捷的纵身,悄然无声的像一片羽毛,跳落在客厅地板上,以优雅的姿势,缓缓向卧房走去。

    它来到卧房门边,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卧房内沉睡的夏洛克,发出低微的鼾声,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尖耳黑猫点点头,又回转身,敏捷灵活地窜向书桌。

    此刻在书桌上,古董小书仍然是合拢状态。

    尖耳黑猫凝视着小书,猫唇边的柔软长须在剧烈颤栗着。它的眼瞳里流露出复杂的情绪,有害怕、忐忑、愤怒、无奈......

    它犹豫了片刻,伸出前爪,想翻动这本小书。

    但在接触的一刻,它放弃了,显得很是沮丧。

    尖耳黑猫又回过头,用一种幽怨的眼神,盯着卧房门,似乎想进去,但处于心情挣扎和惧怕的边缘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侯,盥洗室里似乎闪过一抹光亮。

    尖耳黑猫的身体陡然一弓,显然是受到惊吓。

    它急速转身,看向盥洗室。

    此刻,在盥洗室的洗手盆边,一面刚刚摆上去的小镜子上,发出幽幽月光般的亮影。并不很明亮,但足够引起注意。

    一缕缕浓雾,从镜面上泛起。然后形成大片大片笼罩的遮幕。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呢喃,在浓雾中萦绕着,宛若潮水一样,荡漾而来。

    尖耳黑猫的眼瞳中,闪着迷离,在这个瞬间,它似乎是被影响到了。然后,它像是牵线木偶一样,缓步而去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,尖耳黑猫茫然的进入盥洗室,跳上洗手盆。

    就在跳上洗手盆,看着浓雾和镜子的这一刻,尖耳黑猫似乎是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但它的眼瞳已经被镜子吸引,整个躯体伸向浓雾。

    “喵......”

    一声微弱的惊叫。

    尖耳黑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