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6章 危险而至

    铛——

    铛——

    遥远的方向,百年不变的伯津翰市大钟楼,传来悠悠的敲钟声。

    声音虽然飘缈,但每一个生活在伯津翰的市民,都会得到感应。这是烙印在骨子里的归属感,是百年老城的历史底蕴。

    夏洛克穿着单排扣的深色中长服,外罩宽领短披风,头戴圆边礼帽,脚步轻快地走在贝克街的长长街道上。

    尖耳黑猫亦步亦随地跟从着,像是亲密的宠物。

    听到钟声,夏洛克停下脚步,掏出镶金蔷薇怀表,啪嗒一声打开盖子,时间正是下午17点整。

    然后,夏洛克收起怀表,遵从伯津翰市立大学高材生的固有礼节,手按圆边礼帽,往着遥远方向的钟楼,微微致礼。

    礼毕后,夏洛克整理了衣服上的褶皱,继续迈开步子向着南街23号公寓走去。

    从北街到南街,距离两公里有些远。一般来说,应该是花费2克朗坐公共马车。或者奢侈一点,花9克朗坐私营雇佣马车。

    但是夏洛克还是喜欢多走走、多看看,感受身边嘈杂而又充满市井气息的旧世英伦城市。

    “给你取一个代号名字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夏洛克一边走着,一边头也不回的轻声笑道。

    波姬听到这句话,绿瞳里闪过一抹疑惑,用心灵互语的声音问:

    “代号?为什么要取代号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总是对着一只猫,喊波姬女士吧?我觉得你应该有个贴切的代号。”

    “华生,这个名字喜欢吗?”夏洛克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“华生?有什么特殊含义吗?”波姬继续疑惑。

    “就是代表着永久的伙伴,以及爱......”说到这里,夏洛克不知想起什么,又再不顾形象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莫名其妙,我不可能接受乱糟糟的名字!”波姬摇摇头,带着警惕的问:

    “你怎么突然有这个念头?有什么特别意图?”

    夏洛克抬起右手三根手指,捻动着做个动作:

    “没什么特别,就是高兴!金钱加持的高兴!”

    “完美结案,收到酬金,无惊无险的返回!还有比这更高兴的事吗?我决定了,拿出50克朗多买几条鱼加餐!”

    波姬恼怒地瞪着夏洛克,但她现在是黑猫形态,听到“鱼”这个词,仍然有着微妙的味觉触动。

    波姬咬牙切齿,只能忍着侧过脸,不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夏洛克还在高兴的说:

    “十七个家庭,总共26只宠物。最慷慨的阿布拉莫先生,付了3金镑的酬金。最吝啬的克伦克夫妇付了40克朗酬金。”

    “短短不到一天,我已经赚到13金镑79克朗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今年最值得骄傲的案子!我获得了金钱、十七个家庭的友好赞扬,以及明天《伯津翰日报》上的一条新闻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的脚步愈发轻快,似乎藏在内袋里的金镑钞票以及克朗银币,都在随他一起欢欣起舞。

    波姬鄙夷的瞧着夏洛克,用心灵互语嘲讽道:

    “微薄得可怜的金钱,居然让你如此高兴?真是可笑,这个世界追逐金钱的凡人们,都是极其可笑而悲哀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生命最璀璨的本质,是升华进化!从凡人走向超凡、从超凡踏上天使、从天使攀登真神之路!”

    夏洛克只是摇摇头,回首问道:

    “请问你多大了?”

    波姬本想说十九岁,但想了想,她的遗失记忆中似乎并不止这个岁数。况且她苏醒意识,至今也只有一年多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波姬愣了,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的能力可以在任何家庭里随意出入,食物任意享用,从不会为生活而苦恼。你的生命本质是与众不同的,所以你的道理就不适用其他所有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而我恰好也是个庸俗的人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呵呵说完,又再迈着轻快的步伐向前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,已经快到了公寓楼前。

    尖耳黑猫的脚步突然一顿,黑色的尾巴高高翘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夏洛克孤疑地回头,瞧着浑身上下紧绷,满是警惕表情的波姬。

    “我嗅到了危险的气息!”波姬严肃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我们的公寓里吗?”夏洛克皱眉。

    “嗯,有不明的危险气息触动了我的感觉。或者是比我强大的超凡,或许是某个未知的封印物!”

    波姬说着,抬头看向夏洛克:

    “我不能在你身边,这会导致两个人都陷入被动。我先离开,在隐秘的地方观察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立即就像一道黑烟,迅速远离消失。

    夏洛克不明就里,深吸一口气,也是带着警惕,走近23号公寓门前。

    他刚准备敲门,突然门已经打开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是你回来了,小夏洛克。”

    开门的是个将近三十岁的男子,穿着深色标致的燕尾服,身材高大,高鼻深目,浅金发型梳理得一丝不苟,唇间蓄着一字胡,形象中带着傲慢。

    “马尔福?”夏洛克一愣,按着圆顶礼帽,微微致礼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,正好有件事想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马尔福带着含蓄的笑容,做个请进的手势。

    夏洛克缓步而入,可以见到一楼客厅里,麦德森太太坐在旧毯铺就的沙发上,似乎表情有些悲伤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麦德森太太,有什么不舒服的吗?”

    夏洛克赶紧走过去,脱下礼帽,坐在麦德森太太身旁低语安慰。

    “马尔福想要卖掉公寓......”麦德森太太捏着手绢,用一种无能为力的忧伤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夏洛克一愣,抬头看向马尔福。

    马尔福是麦德森夫妇的养子,由于麦德森先生因病不能生育,所以把兄长的儿子过继来做养子。之后麦德森先生去世,马尔福拥有家庭财产继承权,包括这幢房子在内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需要卖掉公寓筹措资金。就算不卖,这幢楼也会整体租给私人俱乐部营业,不会再有居家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麦德森太太会搬到乡下去,我已经安排好。而你,小夏洛克,你必须清理私人物品,准备搬家离开。”

    马尔福说着,看向夏洛克,加了一句:

    “你还有三天时间准备。并且,你还要结算一笔欠款,具体数目我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欠款?”夏洛克皱眉,似乎记忆中没有这个存在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突然了吧?再说我也需要时间!”夏洛克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三天,就三天。”

    马尔福歪头瞧了瞧夏洛克,伸手取出一张硬纸片,递了过去:

    “如果你有异议,可以去俱乐部找我。嗯,你知道地址。今晚,晚饭后,我会在俱乐部有一点私人时间。”

    马尔福说完,也不管麦德森太太和夏洛克有什么意见,转身拿起桌面上的高顶礼帽,拎起镶铜手杖,点点头,然后大步出门离去。

    麦德森太太擦着眼泪,继续在忧伤的情绪里沉默。

    夏洛克瞧着手上的硬纸片,上面写着:

    “所罗门密学俱乐部”。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