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7章 所罗门密学俱乐部

    夜幕缓缓降临。

    伯津翰的天空,又再开始笼罩乌云,即将迎来雨季。

    咔嗒!

    贝克南街23号公寓大门,被夏洛克反手关上。

    他站在门外,抬头看了看夜色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去吗?”

    夏洛克的耳边,传来波姬独特柔腻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麦德森太太说,马尔福的私生活、财务存款等等,全都正常。他并没有卖公寓的理由,这是很奇怪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在我的映像中,马尔福虽然是个骄傲的人,但对麦德森太太比较尊重。他不可能把自己的养母赶到乡下去住,这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一点,他说我知道俱乐部的地址,我确实是知道。但奇怪的是,我对那个地点有什么却一无所知,记忆缺失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一边低语解释,一边掏出镶金蔷薇怀表,看了看时间,正好是晚间19点05分,差不多可以出发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很危险,你接近他,会有更大的危险。”波姬带着警告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能听出他的暗示,他要我去一趟。”夏洛克说着,回头又问:

    “你认为他是超凡吗?”

    尖耳黑猫蹲在阴影角落里,想了想,心灵互语道:

    “除非让我近距离窥探他,否则我无法得出结论。我只能告诉你,他身上有危险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熟悉的马尔福,只是银行职员,并不是具备超凡能力的怪人。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盯着波姬,露出笑容:

    “你和我走一趟吧?我的安全对你也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波姬的绿瞳盯着夏洛克,过了一会,生硬的说:

    “给我一滴共眠者的血液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早有准备,从底袖内取出一根别针,打开轻扎一下手指。然后咬牙皱眉挤出一丝血迹,递给波姬。

    波姬仍然是仰着头,舌头舔在血液上。

    夏洛克又再感受到指尖过电般的颤动。

    幸好波姬成功获取血液后,他指头上的创伤就会急速愈合。否则夏洛克都要担心,每次扎手指,会不会扎出毛病来......

    “可以了,走吧。”波姬毫无情绪的说着,灵动脚步向前。

    一人一猫来到街上,夏洛克招来一辆雇佣马车,说明地点后,车夫扯动缰绳,哒哒哒......马车奔驰而去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目的地,位于十公里外的铁十字街。

    接近晚间20点左右,马车终于缓缓停下。

    夏洛克掏出40克朗付了车费,然后整了整礼帽和衣襟,迈步向着目标建筑走出。波姬跟在身后,就像黑色的幽灵。

    在街角的偏僻所在,几棵繁茂的大树旁,是一幢带着高墙院的三层楼房。

    院子漆黑蜿蜒成圈,顶部间隔装着户外瓦斯灯。朦胧的光线散开,照得三层楼房投下巨大阴影。

    楼房外设窗户并不多,这种建筑方式很另类。整体看起来,就像石木结构的堡垒一样。仅有的几扇窗户玻璃上,透出昏黄光影,被窗帘遮掩密实。

    楼房后方有几个大烟囱坚立在黑暗里,仿佛怪兽獠牙,俯视着整个范围。

    院外,停着几辆私人马车。从装饰和材质上看,都是非富即贵。另有几个仆从打扮的男子,缩在角落里吸烟聊天。

    尖刺耸立的铁栏院门前,左右站着身材魁梧高大,肤色黝黑,扎着厚厚头巾,脸蓄大胡子,穿着警卫服的门卫。

    夏洛克站在远端,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点。

    院子和楼房,都没有招牌,无法得知是什么处所。

    除了地址在记忆里,夏洛克再没有任何映像。

    “我在公寓二楼盥洗室里死而复生,居然丢失了三个多月的记忆。到底是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夏洛克心里嘀咕,迈步向院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,先生!有预约吗?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大胡须门卫,早早就伸出厚实的手臂,挡住夏洛克。

    “我是马尔福先生的朋友,应邀前来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取出那张硬纸片,递上去。

    大胡须门卫瞧了瞧,又打量着夏洛克,最后目光落在尖耳黑猫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允许带宠物入内,先生!”

    “它不是宠物,是我的伙伴。我必须带它进去!”

    夏洛克用生硬的语气回道。

    大胡须门卫,用手上的警棍,敲了敲身后被他挡住半截的牌子,也是沉重的说道:

    “按规矩办事,先生!”

    夏洛克抬头一看,牌子上写着:

    “宠物与恶灵,不得入内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有用吗?”夏洛克无语的看着门卫。

    “如果您坚持要带进去,请缴纳1金镑,这是规矩。”大胡须门卫继续说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要钱......夏洛克在内袋里掏了掏,取出一张1金镑钞票,心痛地递给门卫。

    大胡须门卫显得熟练地捏了捏钞票手感,对着瓦斯灯光瞅了瞅防伪图案,再才满意地揣进怀里,做了个请进的手势。

    尖耸的铁栏门被打开,沿着砖道向前,就是一层台阶。

    台阶上,又是一个厚重的包铁大门,但没有守卫。

    夏洛克继续向上,用力推开大门。

    顿时,一股烟熏混合着汗味、酒味,热腾腾的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个酒吧?!”

    门后又是一道台阶,但却是向下的。

    下方是一个不算很明亮的空间,偏里方位摆着陈旧的木制长吧台。然后隔一些距离就是酒桌,以及被挡板遮住的通道。

    此刻吧台边有几个穿着各异的人,在喝酒闲聊。另几个酒桌上,都有客人在打牌赌博,不时发出呵哈的叫嚷声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?先生!”

    一个蓄着两撇黑胡子,容貌精明的中年人,穿着侍者服装,快步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马尔福先生的朋友,应约前来。”夏洛克继续递上硬纸片。

    黑胡子侍者瞥了一眼,点头道:

    “先生,怎么称呼您?”

    “夏洛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夏洛克先生,请您稍侯。如果您有什么需要,请告诉吧台的人,这里一切饮食免费。”

    黑胡子侍者说完,立即转身匆匆离去,进入那个档板后的通道。

    夏洛克装作不在意地巡视整个酒吧内的人,从穿着和气质上看,应该都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全都是第9阶位的超凡,具体什么源质,暂时分辨不了。你要小心,这个地方比我想像的还要危险!”

    波姬心灵互语的声音,传进夏洛克耳边。

    夏洛克若无其事地点点头,冷静的站在灯光不直射的阴影里,等待着回音。

    大约十分钟,那个黑胡子侍者匆匆返回。

    “请跟我来,夏洛克先生!”

    黑胡子侍者在前带路,夏洛克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转进挡板通道,迎面就是一个漆黑的甬道入口。

    甬道居然没有照明,虽说不是伸手不见五指,但也难以看清内部是什么所在。

    黑胡子侍者沉默带路,夏洛克只得硬着头皮跟上。

    黑暗中走了大约几分钟,侍者突然伸手一推。

    终于有光亮洒出来,又一道厚重的木门被无声推开。

    里面是一个仿佛小型会客厅的地方,装饰得颇具英伦贵族风范。低调的奢华,光线柔和,地毯、墙纸、饰物、吊灯、桌椅沙发等等,都显出岁月沉淀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夏洛克,这里。”

    里间传出马尔福的声音。

    夏洛克深吸一口气,向着内部走去,身后的木门也被关上,厅内顿时就是一片沉闷安静。只有不知哪个壁炉所在,传出微弱的燃烧噼啪声。

    里间的一个褐黄软皮沙发上,马尔福仍然穿着黑色燕尾服,端正的坐着,手中拿着一份报纸在看。

    他摆手示意,目光瞧了瞧夏洛克身后的尖耳黑猫,皱眉道: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侯养宠物了?”

    “麦德森太太收养的,它很小,喜欢跟着我,所以就带来了。你不会介意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