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9章 莱茵特斯和蛇妖

    被推搡着踉跄进来的黑胡子侍者,慌乱缩在马尔福身边,低头说道:

    “对不起,马尔福先生。他们有武器,进来得也很突然,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了,你被解雇了。”

    马尔福看都不看这个侍者一眼,只是摆摆手。

    黑胡子侍者满脸沮丧,低头连说几个对不起,然后带着羞耻匆忙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这个地下俱乐部的主管吗?”

    说话的,是一位站在鲁尼和奥里甘前面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他的年龄大约三十四五岁,身材很高,几乎一米九。体型匀称,有一种彬彬有礼的风度。方脸、高鼻梁,双目深邃,眼瞳是灰蓝色,具有一种看透人心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自我介绍一下,莱茵特斯,伯津翰市治安厅第九特勤处高级督察,负责处理伯津翰市内危害公共安全特殊事件。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的声音淳厚,言辞中有着浓重的英伦首都口音,具有独特的识别腔调。

    马尔福只是冷眼瞧着三个不速之客,用他自带的傲慢语气说道:

    “就算是治安厅的首席长官,也不能随便闯入私人俱乐部。何况这间俱乐部是‘皇家歌利亚公司’的产业,是伯津翰市各公司高级主管聚会的私密地,享受市政府的特权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接受什么狗屁搜查令、不接受什么临时检查,更不接受一切无耻的命令借口来打扰!”

    “所以,请你们离开。要不然,我会叫警卫来驱赶。”

    鲁尼和奥里甘听到这段话,都是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皇家歌利亚公司”是整个英伦都赫赫有名的大公司,英伦王国的许多海外殖民地,都交由这家公司打理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整个英伦的国家财富,至少有四分之一,是歌利亚公司赚回来的。虽然其中参杂着掠夺、强取、武力侵略等形为,但足以证实歌利亚公司的庞大实力。

    “你是这个地下俱乐部的主管吗?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依然脸色平静,仍是问这一句。

    马尔福上下打量莱茵特斯几眼,皱眉道:

    “莱茵特斯先生,你是不是不明白我在说什么?嗯?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微微一笑,仍是用平静而淳厚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10月29日,你们掘开了位于郊外辛迪里农庄的地下墓穴,偷盗了一具三百年历史的棺木。”

    “11月04日,你们打通了荷葡街道歌剧院的地下三层,再次挖掘出一位王室血脉后裔的陵墓,盗取了残骸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星期前,也就是12月11日,你们再次在伯津翰市和首都伦敦的交界处,挖掘了源自第三纪的国家保护区,偷盗大量珍贵古物。”

    “马尔福先生,还需要我继续说吗?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每说一句,马尔福的眼皮就跳动一下。

    直到莱茵特斯说完,马尔福脸上的傲慢已经是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并且这种消失的傲慢,被深深的担忧和恐惧所替代。

    因为马尔福心里很清楚,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无人得知。少数不可靠的人,都已经杀死了,没有任何证据留下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此刻,莱茵特斯所说的完全正确。甚至正确得就像是亲眼所见,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“你所说的都是污蔑!没有任何证据的无耻诬陷!”

    马尔福色厉内荏的喊道,微微后退半步,显得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用再演戏了,马尔福先生。你应该庆幸是我来搜查和接管。如果是‘全知奥能教会’的裁决执事官到来,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。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平静淡然的看着马尔福,“现在,我们可以进去吗?”

    马尔福的脸色阴晴不定,再次后退一步。他的瞳孔突然翻白,五官扭曲,用一种不似人类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全知奥能脚下的喽啰们,妄图窥探‘吾主’的神谕?终有一天,你们会被打落无底无尽的堕落深渊......等着瞧吧......”

    随着嘶声可怕的号叫,马尔福的下半身躯,已经缭绕起黑雾,幻变成一条巨大宛若蟒蛇状的躯干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倒退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马尔福上半身依旧是人体,下半身黑雾如蟒,扭曲着撞翻沙发、茶几,一路冲锋,撞破墙壁后,消失于夜色外。

    夏洛克目瞪口呆的看着“蛇形马尔福”逃离,实在难以想像,为什么明明是正常人类,会变成半蛇半人?

    但随即他就恍过神来,赶紧察看那个镶银边茶几。

    或许是马尔福故意碾压,茶几已经成了碎渣。无论里面藏过什么,现在也都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被他拿走了?毕竟是什么‘本能砝码’,估计单靠碾压也不可能就此销毁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有些心痛的想着,早知是这个结果,他应该叫波姬提前偷走,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鲁尼和奥里甘,同样惊疑的看着马尔福逃离,半晌后脸色不自然的说道:

    “是异类诅咒源质的第7阶位‘蛇妖’,我们居然没有感应到他身上的异类气息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很正常,他被某个特殊存在凝视着,掩盖了气息和身份。准确来说,他已经不算正常的超凡,很可能已经被附身。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严肃的看着墙壁上的破洞,望着夜色外。

    “附身?!”

    鲁尼和奥里甘对看一眼,都是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成为超凡,谁都有疯狂失控的可能,但付出代价可以挽救。如果理智归零,那就彻底不可挽救。

    只有“附身”是最不能理解的处境,既不算疯狂失控,也不算理智归零,介于清醒和不清醒之间。知道自己是谁,但又甘心被控制,从而做出许多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“鲁尼、奥里甘,搜查一下这间客厅,看看有没有遗留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队长!”

    鲁尼和奥里甘点头,分开行动。

    莱茵特斯转过身,看向夏洛克,以及蹲在沙发后的尖耳黑猫。

    “贝克南街23号公寓,夏洛克先生。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很随意的向前,走到夏洛克身边,伸出手。

    夏洛克心里暗暗警惕,但既然对方有礼,自己也应该以礼相待,也伸出手,与莱茵特斯一握。

    “很高兴认识您,莱茵特斯先生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感觉到莱茵特斯的手掌宽厚有力,温暖而带有亲和力,心里的警惕也不由得放松一分。

    “很遗憾,你必须跟我走一趟,去治安厅第九特勤处录一份口供,交待你最近所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仍然很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没做,莱茵特斯先生。如您所见,我只是应邀前来,谈一谈租房子的问题。您应该知道,马尔福先生是我的房东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一脸无辜的解释。

    莱茵特斯的灰蓝眼瞳,深深看着夏洛克,沉默了半晌,再才用一种奇特的语气说道:

    “你应该跟我走一趟。因为据我所知,和你一样的考古人士,在接触马尔福之后,全都无声无息的死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唯一的幸存者!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请看看你的推荐票,投票给本书,感谢支持啊!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