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20章 守序者

    “你是唯一的幸存者!”

    “唯一......”

    “幸存者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感觉自己的头皮毛孔张开,一根接一根的炸......

    他瞬间想到在盥洗室醒来时,胸膛满是鲜血的诡异。以及那一片片碎镜,扎进心脏里,然后消失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是死了,但还活着......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莱茵特斯当面提起这件事,夏洛克在内心中早已刻意忘掉了死而复生。

    毕竟是穿越而来,“死而复生”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但现在的情势表明,他自己认为死而复生合理,并不代表别人认为合理。

    按照事情的发展,夏洛克.基德已经百分百死亡。

    但现在,还活着!

    那么会不会还要面临一次死亡的危机?

    “我遗失的记忆,会不会和死亡事件有关?”

    “所有参与马尔福盗掘行动的考古人员,全都死了。那么马尔福对我活着的事,为什么没有流露出诧异?”

    “并且他还极力邀请我加入?甚至要我选择吞服‘本能砝码’成为超凡?”

    夏洛克的内心中,掀起巨大波澜。

    本来他并没有在意死而复生这件事,但现在的意义已经不同了。

    原主夏洛克.基德参与了什么?为什么必须死?

    “所以你应该配合我们的调查,夏洛克先生。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的声音,打断了夏洛克的纷乱思绪。

    “在我们以往的案例中,参与了神秘事件的人员,毫无意外的全都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也有像你一样的幸存者,但是他们幸存的时间并不长久。无论是一个月、两个月,甚至半年一年,他们最终的结局,仍是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死亡的方式很诡异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的思绪刚被打乱,不由自主的问:

    “诡异?怎么诡异?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微微一笑,摇头道:

    “你应该不会想知道这些,这会令你精神焦虑,心理崩溃,对你并没有一丝好处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暗暗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虽然莱茵特斯不说,但夏洛克能够想像到。

    因为原主夏洛克.基德,就是自己用玻璃片扎进心脏,自虐性的杀死了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诡异的疯狂,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夏洛克试图忘掉这个浮现的画面,按着莱茵特斯刚才说的那句,追问道:

    “您说参与了神秘事件的人员?意思是我也参与了吗?到底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的灰蓝眼瞳里,仍是毫无波动,盯着夏洛克,沉默片刻后说道:

    “你都已经遗忘了自己参与的事,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神秘和诡异吗?”

    夏洛克一阵语塞,沉默之后,点头道:

    “好,我跟你们走。希望你们能够解开我身上的谜,让我得到解救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应该做的,但需要你毫无保留的配合,夏洛克先生。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一辆双马并缰的两厢马车,快速奔行在街道上。

    车厢外表油亮漆黑,绘着英伦王室皇冠、麦穗、血色荆棘花和刀枪交叉的图案,代表着各市郡治安厅警徽。

    车厢内是相对的两个座位,左右开窗,空间略窄。

    夏洛克坐得非常局促,心里只是盼望着马车再快些。而他身边的莱茵特斯,却坐得很坦然,手中拿着《伯津翰日报》正在阅看新闻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坐在马车里看报纸?能看得清字吗?”夏洛克心里嘀咕。

    而坐在夏洛克对面的鲁尼和奥里甘,一胖一瘦刚刚匹配。二人仿佛审视犯人一样,沿途一眼不眨的盯着夏洛克。

    “两位警官先生,我是受害人,并不是罪犯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被对面的眼光瞧得有些不耐烦,沉声回应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罪犯,你说了不算。”鲁尼同样沉声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能活下来,就是最大的可疑。何况你还跟马尔福走得那么近,更是可疑中的可疑。”奥里甘也是嘲讽一句。

    夏洛克干脆就不说话了,目光瞧向车窗外。

    根据他的路线记忆,这辆马车并不是奔向市政大街的治安厅,似乎向着另一个方向在远行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去治安厅第九特勤处吗?”夏洛克狐疑的问。

    “治安厅并没有第九特勤处,夏洛克先生。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放下报纸,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夏洛克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什么‘社调会’、什么‘第九特勤处’、什么‘高级督察’,都是假的?既然连你们都弄虚作假,我做为良好市民,凭什么相信你们?”

    夏洛克带着不满的语气说。

    “你所说的,都是真的。甚至包括更多的机构和头衔,也都是真的。我们拥有市政厅的授权,绝无虚假成份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的办公地点,或者说我们原本的身份,是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团队。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温和的解释,并没有在意夏洛克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哦?我能知道吗?我总该知道去的是什么地方吧?”夏洛克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全知奥能教会,第九教区街,守序者猎魔小队。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说出这一段词汇,然后仍是拿起报纸阅看,并没有多余的解释。

    鲁尼以一种骄傲的眼神看着夏洛克,脸上的络腮胡抖动,仿佛一只展露自身美丽羽毛的雄孔雀。

    奥里甘则是叼着并没有冒烟的烟斗,一副高深莫测的形象。

    夏洛克做为伯津翰大学历史与考古系毕业的高材生,自然对教会毫不陌生,甚至颇有研究。

    在英伦王国的千年历史上,从古至今存在三个正统教会:

    全知奥能教会、生命永恒教会、圣夜教会。

    与夏洛克自己想像的所谓“教会”不同,这个世界的教会,虽然信徒广泛,但处事非常低调温和。毫不干涉王权和行政,有一种超然世外的清静无为作风。

    夏洛克的父母、包括自己,都不是教会的信徒。在他的映像中,似乎麦德森太太是某个教会信徒,但记得不清楚。

    从这点也能看出,英伦王国领土上的教会,存在感很弱。如果你不是这个圈子,根本就与生活毫不沾边。

    所以夏洛克连续两次听到莱茵特斯提起“全知奥能教会”,起初都没有多少心理波动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终于是知道,教会比他想像的更强大。

    “守序者”......“猎魔小队”......

    这两个新词语,在伯津翰大学的课程上、教材书本上,永不可能出现。那么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,肯定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伴随着夏洛克的胡思乱想,马车一路疾驶,转进了远离市政大街的所谓第九教区街,缓缓停在一座建筑前。

    夏洛克下了马车,打量周围环境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僻静的地区,到处树木茂盛,花圃点缀。散落有致的高杆瓦斯路灯散发着幽幽光亮,宁静详和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正式街道并不远,甚至是几条街道的交汇处。但人烟稀少,罗列的建筑也不多,整齐分布,透出庄严肃穆的观感。

    夏洛克眼前的这幢建筑,是红墙白边的普通四层楼房。顶上有耸起的带窗塔房,以及错落的黑色烟囱。

    看起来,和市政的公务楼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几辆并没有标识的两厢马车,都停泊在过道边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自行车蓬,里面停放着几辆旧款的自行车。甚至夏洛克还发现,有鸡舍、狗房、马廊,简陋的搭建在树木阴影里,显得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“请跟我来,夏洛克先生。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在前带路,鲁尼和奥里甘跟在夏洛克身后。

    四人一起,走上带有岁月痕迹的老台阶,推开大门,露出里面一个接待厅似的厅堂。

    厅堂里有会客处,以及壁炉、酒桌区和吸烟区,很老派的布置,既不奢华也不出奇,简简单单一间外屋。

    由于现在是晚间22点多,所以空无一人,显得安静。

    夏洛克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