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38章 月读、诡运、凋零者(求收藏推荐)

    即将进入傍晚,伯津翰上空常年笼罩的雾霾,在黯淡天光的渲染下,显得朦胧而黑暗,宛若一块块黑斑。

    林间小屋中亮起灯光。

    由于座落白桦林木的遮掩中,所以傍晚来临后,屋内外环境就和入夜差不多。

    几枝烛台被放在屋内各角,散发着昏黄摇曳的光影。

    拖地、整理桌椅床柜、清洁洗刷、布置临时居所,一天忙碌之后,夏洛克坐在客厅里,巡视每个角落,终于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上午和范塔克一起采购日常用品,下午回一趟贝克南街23号公寓搬东西。折腾到现在,已经是傍晚18点,总算是有了一个可安身的地方。

    虽然距离夏洛克心里的完美居室还欠缺一些,但毕竟是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,再也不担心被催房租。

    “莱茵特斯队长好像并没有说要交租金吧?是吧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心里嘀咕一句,撑着疲惫的身体,去盥洗室里洗个痛快澡。然后换上干净的睡衣,回到自己的小卧室。

    在床边书桌上,点亮一盏铁艺瓦斯灯,看着明亮的光线从栅格玻璃罩内洒出来,夏洛克满意地坐上床,打开一个新买的二手软皮小钱包。

    叮叮......

    三枚黄金色泽,泛着陈旧岁月痕迹的旧时代金币,被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范塔克交易给他的3枚金币,夏洛克付出了12金镑钞票的代价。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12金镑是不够的。但范塔克只坚持收最低友情价,而夏洛克的全部财产也就13金镑不到。

    “总得要试一下,才知道是什么结果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眼神复杂的盯着金币,然后取出镶金蔷薇怀表,啪嗒一声,打开表盖,露出内盖的镜面。

    随着夏洛克的这个动作,镜面上开始缭绕起浓雾。

    “旧日造物主昔在,旧日造物主今在,旧日造物主亦将永在......”

    吟诵最后一个字的音节结束。

    夏洛克的眼前笼罩黑暗。

    空气变得粘稠、阴冷、深幽、广远......

    夏洛克变得飘忽,在无垠空间里升腾。

    眼前开始出现广阔宏伟的无边之境。

    他坐在巨大矗立,仿佛皇庭王座般的青铜座椅上。宛若一位君主降临,审视周围排列整齐的“镜面”。

    数不尽的“镜面”,层次分明的悬浮在青铜座椅的周围,缭绕着诡异却宁静的浓雾。

    然后是在无数镜面的下方,之前被他开辟出来的独立聚会区域。四张黄金铸就的古典精致座席,在云烟迷雾中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夏洛克收回目光,动用意念,将自己座下静静躺着的《J.达芬奇的奇幻旅记》召唤起来,悬浮在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翻开大而厚重的封面,翻过第一页,第二页展现夏洛克眼中。

    依然是那一段话,以及篇尾的淡金色漩涡。

    “我可只有三枚金币,你要是全都吞光了,还没有反应,那咱们就只有撕破脸了,懂吗?”

    “赚钱不易,给点面子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手里捧着三枚金币,诚心诚意地拱手拜了拜,然后怀着紧张的心情,拎起一枚,塞进篇尾的漩涡内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J.达芬奇并不是开玩笑,漩涡吞入金币后,大量的字迹在第二页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夏洛克心里极度高兴,但随即又是一愣。

    因为字迹虽然显现出来,但带着模糊,根本不清晰。

    夏洛克咬咬牙,瞪着并未消失的篇尾淡金漩涡,又拎起一枚金币塞进去。

    瞬间,第二页整篇字迹完全显现,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而篇尾的淡金色漩涡,也随即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看高清,得加钱......”

    夏洛克暗自吐槽,但结果毕竟是美好的,顾不得心痛金币,赶紧阅看显现出来的内容:

    “旅记第二篇:我在白金瀚宫枫露庭的往事;”

    “在动手写这篇回忆时,我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,浮现出曾经那个优美动人、低调奢华的厅堂庭阁。虽然我在枫露庭待的时间并不多,但那一段往事绝对值得铭记!”

    “说起枫露庭的往事,不得不浓墨重彩提及那个中秋之夜。中秋是国王陛下自创的节日,他自己遵守,并不强求别人参与。在我来到首都伦敦,入住王宫一个月后,就陪伴国王陛下,度过了我第一个终生难忘的中秋夜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夜的月亮很圆,夜色很美。只有我陪伴着国王陛下,在露天高台上赏月品酒。经过一个月的相处,国王陛下和我的关系越来越融洽熟悉。他只有面对我时,才会吐露心声,说很多奇怪的话。当时我不懂,后来我才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总记得,国王陛下说他和我一样,也是从混乱意识中苏醒的。但他记得自己是谁,记得很多事。而我却是遗忘了,或者说记忆缺失,需要某种手段才能找回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国王陛下指着天空的月亮问我:‘你知不知道月亮是什么?’我当然知道,创世之歌里所说,太阳月亮是一体的,都是造物主精神演化而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国王陛下举着酒杯大笑,说:‘你错了,太阳是源质之一,而月亮只是一面镜子。’我当时并不懂他说的什么,所以就反驳他。国王陛下并未过多解释,只是笑道:‘如果你唤醒记忆,知道什么是无限月读,你就理解我说的话。’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无限月读?我至今也不明白,也一直认为是国王陛下的玩笑。但在后来的很多年里,国王陛下的话都逐一应验。我也开始明白,为什么他总会说一些奇怪的话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看到这里,感觉浑身上下激起细密疙瘩,有一种既感到荒谬,又感到毛骨悚然的震惊无言。

    他忍住心中翻涌的思潮,继续向下阅看:

    “在那个中秋夜,国王陛下喝了很多酒,看不出究竟是高兴还是忧愁。他用颠三倒四的奇怪语言,说他本来是搞游戏设计的程序员,从未想过穿越居然成真。他苏醒意识开始,就接触到很多不可思议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“我总记得国王陛下的原话:‘知道得越多,就会越恐惧。这个世界非常复杂、非常可怕。要想避免成为炮灰,就要奋力向上爬。爬得越高越好,甚至超越神格之上,才有掌握自己命运的能力。’”

    夏洛克暗暗揪心,做为同样的穿越者,他已经开始理解疯王.所罗门说的话。

    超凡就是摆脱命运的路,必须不顾一切的向上攀爬......夏洛克默默记住这句话,深吸几口气,继续往下阅看:

    “国王陛下在说了很多奇怪的话之后,就直接问我,愿不愿意成为一名超凡。但我当时并不懂什么是超凡,心里犹豫。国王陛下又直接拿出三个小瓶,让我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才知道,三瓶里装的是本能砝码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瓶是‘黑黯寂渊’第9阶位‘未眠人’、第二瓶是‘永恒太阳’第9阶位‘诗人’、第三瓶是‘诡运密镜’第9阶位‘学徒’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我当时的想法,如果真要选择,肯定是选择‘诗人’。因为我既不想走向黑暗的‘黑黯寂渊’,又不怎么喜欢‘诡运’这个名称。所以在国王陛下解释了什么是超凡之后,我毫不犹豫选择‘诗人’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当我回忆这个选择的时侯,不禁心情苦涩。如果当初我听从国王陛下的建议,选择‘未眠人’或者‘学徒’,都是正确的选择,但我偏偏选了一个并不那么正确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,我留下这段回忆,也要再次告诫自己:不要吞噬本能砝码、不要吞噬本能砝码、不要吞噬本能砝码。”

    “但在当时的我以及国王陛下,都深信‘旧约启示录’的指引,通过吞噬本能砝码晋级,再才引发了后来的一系列祸患。当然,虽然我们合力平息了祸患,但终究是埋下祸根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看到这里,心情既是复杂难言,又隐隐有些欣喜。

    复杂,是因为从这一段描述里,可以推断,有些超凡之路是“不那么正确的”。从而会引发祸患,埋下祸根。

    而且本能砝码是危险的,旧约启示录也是危险的。

    欣喜则是终于知道了两条“正确的路”!

    一个是“黑黯寂渊”源质、一个是“诡运密镜”源质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我可以找莱茵特斯队长谈谈,是否有挑选这两个信仰源质的可能......夏洛克心里记下这个决定。

    style_bm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