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40章 成功的祈祷之章

    莱茵特斯轻酌一口咖啡,给夏洛克消化信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屋内的环境很安静,淡黄的烛光摇曳着。

    夏洛克保持认真态度,静静聆听。

    “教会对你进行考核后,如果通过,会给予你一份资料,列出可以选择的源质及其特性介绍。这是针对新人的福利,到时你可以看看,加深了解。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说完这句,夏洛克赶紧问道:

    “是自由挑选?还是教会指定呢?”

    “原则上,教会并不干涉新人的源质挑选。全知奥能教会里,据我所知,也存在为数不多的其他源质超凡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加入全知奥能教会的信徒,或者加入守序者的成员,无论你挑选什么信仰源质,都是你的个人行为。”

    那就好......夏洛克心里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但是、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这一句“但是”,顿时让夏洛克又再紧张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还是必须告诉你。全知奥能教会手中的‘全知基塔’和‘奥秘终端’,已经有完整的全系晋升材料配方。如果你选择这两个信仰源质,走的路就会顺畅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其他的源质,也不是不可以选。但毕竟是残缺的路线,材料配方难以获取,所以会遇到更多阻碍和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一切取决于你,我只是提供建议。”莱茵特斯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选择残缺的路线,肯定就难以寻求材料配方吗?”夏洛克问出心里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很困难!”

    莱茵特斯摇摇头,灰蓝眼瞳里流露出严肃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任何一份祈祷材料,在使用之后,配方就会被遗忘。只有强大的教会,以及远古传承下的古老家族,才有特殊的手段保留全系材料配方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如果你从残缺的源质路线起步,将来的祈祷材料配方,收集起来会成倍的困难,会导致你的超凡之路陷入停滞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个原因......夏洛克终于明白,心里也是打个顿,如果真要走“诡运密镜”的超凡之路,就要面临困难。

    但困难归困难,正确的选择才是优先考虑。能够让传说中的大人物J.达芬奇都念念不忘的正确之路,夏洛克觉得再怎么困难也要坚决顶上。

    莱茵特斯喝完杯中的咖啡,品尝着苦涩浓香的回味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源质,是一切超凡力量的源头。”

    “全知奥能教会首任教宗曾留下一段名言:

    源质,代表超越现实与自然的伟大力量,是神祇的诞生源头,也同样是神性位格的具象化。

    超凡之路,就是踏上未知的阶梯。每上一个阶位,就是向神性位格更近一步。只要通过正确的方式、坚决的勇气、充足的幸运,凡人也能比肩神祇,登顶成神途径!”

    夏洛克听到这一句,总觉得有一种打广告的感觉......但是吐槽归吐槽,不得不承认这位首任教宗说得非常对!

    正确的方式,就是要路线正确,不要作死。

    勇气,这是必须的,扛不住的都已经灰灰了。

    幸运,更是不可或缺。凡人成神,就是天大的幸运。

    莱茵特斯轻轻放下咖啡杯:

    “感谢你的招待,今晚的交谈就到这里吧。最近几天你等待教会派人来考核就行,暂时还没有你可以执行的工作或任务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拿起高顶礼帽戴上,然后起身整了整衣服上的褶皱,又再笑道:

    “其实我的来意,是想和你谈谈马尔福的事。但是我想了想,一切等你成功晋升超凡,再继续追查就更加稳妥!”

    “所以,期待你的好运!祝你今晚有个好心情,晚安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队长!”

    夏洛克起身相送,莱茵特斯已经摆摆手,迈步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望着夜幕下莱茵特斯离开的身影,夏洛克站在门边沉思。

    等我成功晋升超凡后再谈马尔福的事?那这个意思,我成功晋升的机率非常大?

    夏洛克心里安慰自己,总算是增添了信心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夜过后。

    第二天整个上午,夏洛克都在忙碌中度过。

    范塔克又送来一批家居用品,都是在布谷民俗市场淘来的二手货。虽然是些旧东西,都如果精心整理打扫,毫不影响使用。

    这幢林间小屋的格局并不大,两室一厅加盥洗室已经是在有限空间里的最优分配。所以夏洛克淘来的二手货,足够装饰妥当,并且布置出合理舒适的效果。

    当然,以夏洛克自身的洁癖和轻微强迫症,整理旧家俱、清洁布置居家用品,并不是苦差。反而乐在其中,视为愉悦。

    反正暂时还不用考虑工作的事,夏洛克把干劲都使出来,从早忙碌到接近下午16点,再才感到满意,停手后休息一会,烧水准备泡咖啡解乏。

    他正望着咕噜噜的水壶蒸汽,突然背后的客厅大门“驳,驳驳......”被敲响。

    大门是开着的,便于通风,夏洛克回头一望。

    是莱茵特斯在敲门,他站在门边,微笑看着夏洛克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身旁,多了一个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这个陌生男人,穿着一件衣领竖起的灰色加厚风衣,身材适中,风衣内的常服,却是一件古典款式的双排扣复杂花纹长袍。袍角拖到膝下,露出一双高筒尖头皮靴。

    来人戴着普通的圆边毡帽,帽边压得很低,直接挡住稀松的眉头。露出鹰隼般锐利的眼睛,以及蓄着两撇刀片般胡须的脸。

    在这个陌生男人手中,还提着一个琴盒般的土黄色箱子。表面是陈旧而模糊的纹路,四角镶铜边,显得普通。

    “夏洛克,介绍一下,这位是全知奥能教会裁决所高级执事,赫奎因阁下,专程来负责这次对你的考核。”

    夏洛克惊诧地赶紧起身,他是真不知道来得这么快!

    “赫奎因阁下,您好!”

    “队长!”

    夏洛克礼貌地致意,把二人请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嗯,能够聘用居家女仆,对这间小房子进行细致的打扫,看来夏洛克先生的待遇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赫奎因打量房间几眼,用一种撕扯风箱般的沙哑声音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夏洛克独立完成的事,他具备这个优良的生活品格。”莱茵特斯请赫奎因坐下,然后微笑解释。

    “哦?一位研究神秘学的学者,居然还能有实干手巧的生活作风,呵呵,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赫奎因点点头,坐在椅子上,搞下礼帽,露出棕黄的头发。然后又将手上的箱子,轻轻放在椅子边。

    夏洛克露出不失礼貌的笑意,搬过椅子坐在旁边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是知道我的来意吧?夏洛克先生。”赫奎因锐利的眼神,盯在夏洛克身上。

    “是的,赫奎因阁下,莱茵特斯队长已经告诉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你不用紧张,实话实说。教会对新成员加入,并没有什么苛刻的对待。例行的询问,并不会耽误多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赫奎因露出一丝友善的笑容,但他的形象确实带着狠厉观感,即使是带笑,也有一种随时拔刀子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明白,赫奎因阁下。”夏洛克暗吸一口气,平静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夏洛克.基德,1859年出生于普兹茅斯市边境镇。1863年一月份,因父母身亡,被送回伯津翰市格林公园街,交由市政福利署孤儿院抚养。1867年进入福利署公共教会学校,1877年考入伯津翰市立大学,1879年担任历史考古系资深教授霍夫曼的助手,1880年正式毕业,搬迁至贝克南街23号公寓,注册私家事务所经营至今。”

    “1880年十月四日,正式签订第九教区街守序者工会聘用合同。并提出考核申请,申请全知奥能教会新教徒资格、神秘学全系研究资格、教会专项任务履行资格,以及教会特殊资料保密协定。”

    “夏洛克先生,上述所有询问,是否属实?”

    赫奎因的语音停顿,冷静的看着夏洛克。

    客厅里弥漫着一种寂静而奇怪的氛围,莱茵特斯也是非常严肃,没有对夏洛克有丝毫眼神接触,正襟危座。

    夏洛克压抑着心里的些微紧张,认真的点头道:

    “是的,一切属实,清楚明白。”

    style_bm;